《锦瑟(priest小说)》
作者:priest
简介:暂无

01. 但是我的心,只剩下了一口枯井,再也映不出明月了。

02. 反了,为什么要反,又为什么不反呢?为什么一个已经将要烧成灰烬,已经再无前途可言,千疮百孔的时代,仍然要在强权的手中通天彻地、欲盖弥彰地存活下去呢?为什么普天之下所有穷苦可怜的,曾经无依无靠的,受过最冷漠的侮辱、最严重的伤害、最心惊胆战的威胁的人们,要承担这个苟延残喘的时代的恶果呢?沉默了千年,终于连沉默也不能再生存下去了。那么总要有人站出来,宁可挺直脊梁、轰轰烈烈地去战死,也不要这样毫无尊严、在随时有可能降临到自己头上的天灾人祸的夹缝里苦苦求生。总有一天,我想要这个破破烂烂的世界听到我的咆哮,哪怕是生命里的最后一声。然后我们同那些腐朽的东西一起死去,所有人都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

03. 好过的光阴像水,忽悠就从指缝间遛走了,百年也如同一瞬,一辈子意犹未尽;难过的岁月却如刀,一刀一刀地将人的里子面子都磨来砺去,乃至于不过转头的光景,人便已经面目全非。

04.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应该被这样刨根问底的,人的一生之中,总要有那么一两个人,是可以不用百般肚量,只是相逢便一笑的。

05. 神佛如何?天地又如何? 既然与我灵魂,为什么困我于六合之中?既然给我双眼,为什么叫我不得远望?既然生我双耳,为什么听不见半句真言?既然长我一副唇舌,为什么事事迫我三缄其口?不得自由! 不得自由! 不得自由! 什么是造化?凭什么为造化?如今不也都被我弄于鼓掌之间么

06. 岁岁年年,凡人沉浮于世,不管曾经多么刻骨铭心的人,多么刻骨铭心的事,也足以被洗刷干净。传言黄泉下有忘川水,饮一杯不知前世今生,可其实忘川水就在人间,又有一名,便是“岁月”。十年生死两茫茫,纵使相逢应不识。

07. 这个时代已经降临,所有人都已经入局。然而英雄也好,美人也罢,尽管都是钟灵毓秀的人物,却也都是要看时局的,哪怕你盖世英雄,绝世美人,一生的光阴也不过浅淡的几笔,对了时局,便能走得远一些,错了时局,也不过被湮灭在滔滔浪潮之中。纵然万般不甘,也不过归根到底一句――恨此生为人,江河万古,无能为力。石破……又怎么会让天惊呢?

08. 皎皎河中月,巍巍仙人殿。行行复行行,七岁去来还。相思恍朝暮,冥灭乱河汉。参商不与共,一望千岁寒。谁知...

09. 每次见到他,都想要弄死他,每次见不到他,都想看到他,见到他的时候,被他三言两语刺得体无完肤,觉得这世上,只要有施无端这个人存在一天,他便永世不得安生,真的想一箭穿心地射死他,然而一想到这世上从此便没了这个人,又觉得无所适从起来。怨憎会,求不得。

10. 然后施无端看见白离仿佛是笑了,他极轻极轻地那么笑了一下,像是走了很远的路,一路风霜雨雪受了个遍,心都冻得麻木的时候,一抬头突然找到了来时的那个生着小火炉的小屋似的。

11. 纵然万般不甘,也不过归根到底一句一恨此生为人,江河万古, 无能为力。
——priest《锦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