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中的山庄》
作者:东野圭吾
简介: ★东野圭吾长篇小说杰作,中文简体首次出版。
★一出没有剧本的舞台剧,为什么能让七个演员赌上全部人生?
★东野圭吾就是有这样过人的本领,能从充满悬念的案子写出荡气回肠的情感,在极其周密曲折的同时写出人性的黑暗与美丽。
★一家与外界隔绝的民宿里,七个演员被要求住满四天,接受导演的考验,但不断有人失踪。难道这并非正常排练,而是有人布下陷阱要杀他们?
★那时候我开始喜欢上戏剧和音乐,《大雪中的山庄》一书的灵感就来源于此。我相信这次的诡计肯定会让人大吃一惊。――东野圭吾
七名演员来到一栋民宿,排练一部没有剧本的舞台剧,为期四天。他们要假装被大雪困在与世隔绝的山庄里,只要与外界联络就会失去参演资格。
第一晚,女演员温子失踪。第二晚,女演员由梨江失踪。大家只当是导演的安排,却发现了本不该出现的沾血的花瓶,随即阵脚大乱:难道这根本不是演戏,而是有人真的要杀他们?
众人开始互相猜疑、激烈争吵,有人扮演侦探,有人联手制造不在场证明,还有人趁乱对意中人表白。就在空气中充满警惕和怀疑时,又一个人失踪了。

01. 身处残酷的处境时,人就会抢着说消极绝望的话,内心却期待着被人否定。​​​

02. 人性的复杂,在于对取舍的纠缠不清。

03. 他们打算放弃演戏,”本多说,“希望能够为你做点甚么。麻仓雅美低头看着他们三个人,然后缓缓摇头说,“很遗憾,我对你们没有任何要求。”“因为,”麻仓雅美说,“因为既然我没有成为杀人凶手,首先就要寻找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请你们不要放弃演戏,”她对三个人说,“经过这一次,我再度深深地体会到,演戏很棒、很美好……”

04. “你乱讲什么呀。”笠原温子苦笑,“不过他确实很出色。不仅舞技出类拔萃,《奥赛罗》的表演也很棒。拥有如此实力,却不被机遇眷顾,一直埋没至今,这样的人对我们这种演艺生涯相对一帆风顺的人,会怀有一种近似恨的感情。”“那我就去融化他的恨。”中西贵子蛇一般地扭着身体,然后敛起笑容说,“好了,不闹了,我也差不多该去休息了。”“你早点去休息比较好,我看你好像有点醉了。”两人带到游戏室的葡萄酒已经喝完了一瓶。“那我去睡了,你还要继续弹吗?”“嗯,我再弹一小时左右。”“你真用功。”贵子说完,用力伸了个懒腰,“那就晚安啦。”

05. 久我和幸离开后不久,中西贵子坐在台球桌的一角,说:“他还蛮不错的。长得带点混血儿的味道,身材也很棒,要是再高个五厘米,那就完美了。”“可是,我不太喜欢跟他打交道,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笠原温子微微侧着头。“因为他不是我们剧团的成员,难免会有这种感觉。”“话虽这么说,还是莫名地有点讨厌。他说话总是彬彬有礼,也让人觉得别扭,说不定心里根本看不起我们。”“怎么会,你想太多了。他看不起我们什么呢?”“比如作为演员的能力或是人品等等。雨宫也说过,他很有实力。你还记得试镜时他的表现吗?”“我当然不会忘记。”中西贵子扭过身,“尤其是舞蹈考试的时候,他品位出众,又很性感,看得我神魂颠倒。”

06. 入侵者突然挺直了身体。与此同时,笠原温子可能察觉到了动静,或是从钢琴表面看到了映出的人影,她停下了舞动的手指。但还来不及转身,入侵者已毫不犹豫地用耳机线从背后勒住她的脖子。只有那一瞬间,笠原温子发出了声音。她似乎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用力后仰,挣扎着试图扯开勒住脖子的耳机线。椅子翻倒在地,她也倒在了地上。入侵者没有放松力道,继续用力勒紧耳机线。不久,笠原温子不再挣扎,身体软了下来。但入侵者为了稳妥起见,并没有立刻松手。确信她已死亡后,入侵者终于松开了耳机线,走到门口,关了游戏室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