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大学》
作者:颜凉雨
简介:宋斐的大学生活没什么稀奇,上必修课,逃选修课,考四六级。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闹心的,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学霸前男友―戚言。
正所谓,唯EX与小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
本以为大学生活就会这样平淡无奇地过去,直到那一天,某个被感染的同学冲进考场……
丧尸病毒飞一样的蔓延,通讯全部中断,校园成了地狱。
没有人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也没有人知道该“困守待援”,还是“突出重围”。
宋斐选择了后者,戚言倒成了战友。
没大杀四方的异能,没武林高手的体魄,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坚韧,在这个昔日最熟悉的校园里,为生存而战!

01. 哪怕身处地狱,仍对光明向往,心怀希望,总有曙光。

02. 真正的疗伤不是粉饰太平,而是清楚看着疮疤,却依然满怀希望地前行。

03. 心无惧色,我自横刀向天笑,是大英雄的气概。怕得要死,却还迎恐惧而上,是平凡人的勇敢。普天之下少见豪杰。芸芸众生皆有热血。

04. 距离再近的两个人,心也隔着层层皮肉呢,有些话不能藏着,有些心情不能沉默,藏着了,沉默了,最开始对方还能相信这些东西在,可藏久了,对方就没底了。

05. 如果暗夜里没有人赐予我们光明,我们就自己给自己掌灯。哪怕身处地狱,仍对光明向往,心怀希望,总有曙光。

06. 他低估了这段感情,又高估了自己的洒脱。也许多年以后再回顾还是会觉得这段感情幼稚,但是此时此刻,他同这段感情一样幼稚。 未来会遇见什么人,会遇见什么样的爱情,生活里是否还有戚言的位置,全都去他妈的吧。他喜欢那个人,就用他仅有的二十岁的浅薄,喜欢得纯粹彻底。

07. 怎么才能交透?何之问现在明白了。那就是一段关系里必须先有个傻子不计回报地付出,然后另外一个自以为精明的,才会犹犹豫豫迈出第一步,第二步,直到最后自己也成了傻子。

08. 所以说不能因为看起来是软包子就往死里欺负,说不定里面就是鹤顶红的馅儿。

09. 无论梦境有多痛苦阴暗,如今都醒了,睁开眼,就能看到偷偷从窗帘后面溜进来的光。

10. 二十岁的爱情就像六月份的天气,今天晴,明天雨。宋斐不知道他们这一次能好多久,又能一起走多远,但他希望能再久一些,再远一点。他没办法对未来负责,只能珍惜现在。

“殊途同归。就算没出事,我也会把你追回来。”

11. 他知道自己喜欢宋斐,却又经常性地挣扎,因为他找不出这种感觉的出处。那人脾气不好,学习不好,连长相都不是自己欣赏的类型,除了中邪,戚言完全想不出自己被对方吸引的原因。 直到刚才。 最初吸引自己的,就是这个吧。乍看完全是毫无根据的莫名自信,等走近才知道,那是向日葵一样,永远朝着太阳灿烂微笑,无论顺境逆境,都勇往直前的坚韧和乐观。

12. 戚言不知道宋斐的心思,不过以他对宋斐的了解,那人八成不会想太远。但是没关系,自己再也不会放手,也不会再给对方机会跑掉。有人命里犯桃花,有人命里犯小人,他命里犯宋斐。犯就犯,挺好的。

13. 马维森惨兮兮仰起头,眼神楚楚可怜:“那咱俩先说好,不管谁落了单,另外一个都必须回头,找人。”
傅熙元定定看了他半晌:“请问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怎么判断谁落单?”
马维森:“这确实是个比较深奥的问题……”

14. 为打消林娣蕾的顾虑,乔司奇也加入了宽慰行列,“一个队伍里,女生是很必要的,就像洗手间里不能没有空气清新剂一样。”
林娣蕾:“呃,感谢你对我的肯定,但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个比喻。”
所有男同学:“……我们更不喜欢!”

15. 曾经的悲惨可以由他们这样掩去,但是前路呢,当他们悲惨的那天,谁又来让他们安息?

16. 他喜欢那个人,就用他二十岁的浅薄,喜欢得纯粹彻底。

17. 原来世间最亲切的,就是那些你从不在意,却无比熟悉的东西,比如故乡的草木,父母的叮嘱,还有家里灶头日日飘出来的烟火气。

18. 戚言就想多看看他,最好能从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心里。

19. “华夏民族正面临一场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但相信全国人民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定能渡过难关,迎来崭新的明天!”

20. 林娣蕾百般不愿地坐到一旁,时不时瞥一眼土拨鼠一样的战友们,终是没忍住:“你们能不能别把我当女的?”
宋斐抽空赏她一眼:“我们求你,把我们当男的吧。”

21. 有人命里犯桃花,有人命里犯小人,他命里犯宋斐。犯就犯,挺好的。

22. 黑夜总会过去,曙光一定会来

23. 晨钟暮鼓,这是千百年延续下来的——钟声里,新的一天开始,孕着生机,带着希望。

24. 宋斐将手机猛地贴近眼前,定睛仔细看,发现给王轻远的那条“大方”不知打字的时候手怎么抖的,只把一个大字发过去了,方毫无踪影。所以此刻的聊天记录是―― 【你当初看上他啥了?】 【大】 【……】 【困了,睡了。】 不要睡你听我解释啊!

25. 那是宋斐二十年来,甚至可能是这辈子,度过的最难忘的春天。
电视里每天都在播救援进展,定后重建,他看着山河重新壮美,看着城市回归安宁,有时候不知不觉,便已热泪盈眶。

26. 戚言嘴角抽了一下,好像要往上走,但最后被他绷住了,只是眼神里喜悦的小水花,无从束缚,唯有恣意翻滚浪打浪。

27. 同样的绝境里,为了生存,有人选择狠心,有人选择良心。没办法判断哪个更有效,因为都能创造生机,也都蕴藏危险。
只能说,我们总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28. 乔司奇举手:“请问高仿能有多正宗……”
罗庚一副“孩子你太年轻”的表情摇头:“千万不要质疑卖家的手艺,你给他一个好评,他还你一个奇迹。”

29. 如果黑暗里没有人赐予我们光明,我们就自己给自己掌灯。——《丧病大学》

30. 临近的何之问仔细观察后,提醒战友:“你好像在以0.01米/秒的速度往下滑。”
赵鹤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所以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是啊,要赶快行动,”与何之问同一树的周一律神色凝重,“不然我们会付出‘你’的代价。”
“……”这绝对是恐吓,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