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人》
作者:阿明・马洛夫
简介:黎巴嫩迷惘的一代群像!“我们既回不到过去,也看不见未来。”
龚古尔文学奖得主,法兰西学院院士、黎巴嫩裔法语作家阿明・马洛夫享誉国际文坛的代表作!
以黎巴嫩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的历史巨变为背景,细腻刻画“迷惘的一代”群像的小说。
黎巴嫩迷惘的一代群像!“我们既回不到过去,也看不见未来。”
龚古尔文学奖得主,法兰西学院院士、黎巴嫩裔法语作家阿明・马洛夫享誉国际文坛的代表作!
以黎巴嫩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的历史巨变为背景,细腻刻画“迷惘的一代”群像的小说。
1975年那场混乱的战争,让正处于大学时代的一群年轻人被迫面临人生的抉择:是留守,与血污合谋,还是逃亡,离开祖国?
亚当逃到了法国巴黎,二十五年了,他没有回过祖国。一天晚上,亚当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原来是他青年时代最亲密的朋友之一、也是当年少数选择留下的朋友之一穆拉德已生命垂危,想在生前再见亚当最后一面。亚当找到了“合理的”契机,终于回到了当年一去不复返的旧地,那个白雪皑皑群山环绕的地中海东岸国家。亚当想再次召集起青年时代的那些挚友,塞弥、纳伊姆、比拉尔、阿尔贝、拉梅兹、拉姆齐……大家聚在一起,来直面和反思那段让每个人迷惘的历史,来回应那些逃避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人生命题:爱情与友谊、理想与妥协、政治、欲望、背叛……

01. 能够说服你对这个国家表示宽容,就这样接受它。这是一个摆脱不了宗教、骚乱、特权、裙带关系、腐败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生活美好,人情温暖和好客。它还是你的真正朋友的国家。

02. 为什么学生时代那么令人怀念,是因为秉性相近的人,情感同化倾向,一定的思考能力,没有那么多的政治观念和差异化的立场。

03. 我的名字承载了正在诞生的人类,但是我却属于濒临灭绝的一类人。

04. 在传统家庭里,婚姻像是中国喜糖,在宴席将近时才发给你。你随便拿一枚,打开看里面的卷纸,它向你说出你的未来。

05. 穆拉德在最后时刻觉得需要见我一面,我急忙赶了过去;他又急忙死了过去。这里面包含一点精神上的谦让,也是对我们不可复返的友谊作一番交代。我对这样的收场很满意。

06. 像他的国家,像这颗星球,在死缓期,像我们大家。

07. 我不审判吗?不,我审判,我的时间是用来审判的。我深深厌恶那些人,眼睛有意装出惊恐的样子问你:“你没有在审判我吧?是的,我当然在审判你,我追著审判你。凡是有良心的人都有义务审判。但是我作出的判决不影响”嫌犯“的生存。我表示我的钦佩,也可收回我的钦佩,我付出多少情意,我等待证据补充时中止我的友谊,我走开,我走近,我转身过去,我给个缓刑,我一笔抹掉--或者我装模作样。大多数被我审判的人甚至没有察觉。我不把我的审判公之于众,我不是好为人师的人,观察世界只引起我内心的对白,跟我自己进行舞休无止的讨论。

08. 我们国家的另一个品质,就是个人能够为自己构建一块舞愁无虑的绿洲。即使城里的街道都著了火,我们的村子、我们的老宅、我们的大露台依然像旧时你见过的模样。

09. 我关心过去的世纪更多于我自己的时代,关心我的人物的生平更多于我自己的生平。

10. 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个发了财的野蛮人。即使当我穿上最时尚的义大利服饰,我在他们心里依然是个赤脚汉。为甚么?因为我属于一个被征服的民族,一个被征服的文明。

11. 如果每个人走到生命尽头时,可把计量器回拨到零,这未免太简单了;彷佛一部分人的残酷与贪婪,另一部份人的同情与无私,可以假惺惺地前后抵冲,结算清楚。这样,凶手与牺牲者,施害者与受害者,在死亡时都恢复成了无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