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扎尔辞典》
简介:《哈扎尔辞典》是塞尔维亚作家米洛拉德・帕维奇(Pavic,M.)在1984年出版的一部著名小说。这部小说的内容纷繁复杂,古代与现代,幻想与实现,梦与非梦盘根错节地缠绕在一起。时空倒溯,人鬼转换,似真非真,似假非假,扑朔迷离地描述了哈扎尔这个民族在中世纪突然从世界上消失的谜,被公认为一部奇书,现已译成世界上二十四种文字。2013年1月,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哈扎尔辞典》(阳本),出版方透露,《哈扎尔辞典》(阴本)也在紧张制作中,预计2013年上半年即可和广大读者见面。

01. 当若你已苏醒却未觉痛苦,须知你已不在活人世界

02. 而春天,于我而言,是一座森林。潮湿,氤氲,雀鸟试啼,苔藓新绿,苏醒与追逐,交媾与死亡,执迷于它的黑暗,神秘和意外,那是我无法预知的未来。

03. 我走了数千里的路,为的是死在你梦里。从今往后你再也做不了梦了,你奇艺能做的就是追寻。

04. 桃花已盛的时节,南方的春寒也不再让人那么敏感。悄悄地,梨花竟也开了。春天就这么不由分说地弥漫开来,如同老柴手指下温暖的乐音,让人甘愿就这么陷进去,陷进去。于是,疯狂孳生的诱惑与趋之若鹜的被惑,在明媚的阳光下,理直气壮地任凭欲望驱驰。

05. 书像一架天平,它先向右倾斜,继而向左倾斜,它的分量就这样从右手过渡到左手。相同的运动也在读者的头脑中发生。

06. 我认为光阴荏苒,但万事依旧,岁月流逝而世界永恒,不过,世界在空间里变化,它创造出无数种形状,又将这些形状如同洗牌一般弄混,又像授课一样,将一些人的过去当作将来教授给另外一些人。在此,一个人所有的回忆、所有的记忆和现时的一切,刹那间在不同的地点和不同的人身上变得具体了。

07. 她走了数千里路,为的是死在你梦中。从今往后你再也做不了梦了,你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追逐。

08. 梦是魔鬼的花园,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梦早已被梦过了。

09. 那些人不配受人尊敬,要像踢一只狗那样踢他们,让他们也去做做别人已经做过的蠢事。

10. 一个人要是领悟到他的每一个白昼不过是另一个夜晚,领悟到他的两只眼睛等于别人的一只眼睛,那么他就会奋力去求索真正的白昼。

11. 和我同岁的人在地下的要比在地上的多,有朝一日我也一样:我入地下,而许多与我同岁的人还活着。只是我在地上添岁增寿,无异于抛弃那些比我年轻的死者。

12. 两个男人各自扯紧绳子的一头,将系在绳子中间的美洲狮拴住,想像一下这场面吧。倘若他俩欲相互靠近,美洲狮便会扑咬他们,因为绳子会松开;必须将绳子用力拉紧,便使美洲狮留在他俩之间等距离的位置上。同理可证,作者和读者很难相互靠拢:他们各自拉住自己一方的绳子的头,而他们共有的思想却被紧紧拴住。假如我们问美洲狮,也就是问问思想,它对那两位怎么看,它也许会这样回答:这两个可以用于饱餐一顿的猎物各自拉紧了绳子的一头,拽住了一件他们并不能吃下肚去的东西。

13. ”大地是一条狭窄的通道,而这两个巨人却失之交臂。他们两人脚步之间的空间比世上最窄的峡谷之口更窄小。两个体积相等的巨物竟能靠得这样近,可谓闻所未闻。我们四处漂泊,就像那些人一样:眼睛更多的是在搜寻回忆,却不太留意脚下的土地...”

14. ”梦是魔鬼的花园,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梦早已被梦过了。现在,它们只是在和现实交换,正像钱币转手换成票据,然而世上的一切也早已都被使用过了...”

15. 在此躺着的这位读者,永远也不会,打开这本书,因为他已长眠于此。

16. 幸福到来的时刻,得给它加上一丁点儿轻微的苦涩。这样就能记得更牢,因为面对不愉快的时刻比对愉快的时刻记得更长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