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微澜》
简介:农家少女邓幺姑生性倔强,希望嫁出农村,最后来到天回镇当上了杂货铺的老板娘(蔡大嫂),丈夫蔡兴顺愚钝老实,被人喊作“傻子”。但是由于蔡的表哥罗歪嘴的照顾,日子过的颇为安稳。“罗歪嘴”为人彪悍豪爽邓幺姑非常佩服,看出端倪的罗歪嘴包养的妓女刘三金于是撮合二人,于是两人暗中有了奸情。但是邓幺姑却毫不避讳,使得二人的事闹的沸沸扬扬,最后蔡兴顺知道此事,但他却因为懦弱平和的个性而默许了二人的关系,使得铺中出现”二夫一妻“的局面。因为妻子未能生男而来天回镇找女人当小妾的顾天成到了蔡兴顺的铺子,受到刘三金的唆使参与铺中的赌博,却遭到罗歪嘴等人的坑骗,将携带的所有银钱输尽,又赖账遭到毒打,最后因为失去钱财被刘三金抛弃,顾天成落魄回到老家,妻子听到丈夫的遭遇后为之心痛又因为受邻居的气旧病复发郁郁而终。元宵节当晚顾天成带着女儿招弟看灯会,遇到罗歪嘴,与之发生争执,在争执过程中,女儿走失被他人拐走。妻亡女散之后的顾天成大病一场,邻居钟大嫂为他寻来西医治病,最终死里逃生,并通过钟大嫂的帮助开始得到洋人的庇护。得势后的顾天成受曾被罗歪嘴欺诈的陆茂林的唆使密告罗歪嘴勾结义和团反洋人。四川总督派兵砸封兴顺号为抓罗歪嘴,罗歪嘴提前得到线报逃得无影无踪,蔡傻子为死守表哥行踪而锒铛入狱,蔡大嫂护夫而被官兵打伤,最后被父母救回乡坝。顾天成怀着复仇心理来到乡坝打探罗歪嘴行踪,不想被落难的蔡大嫂所吸引,提出要娶她为妻。为了救出狱中的丈夫和情人不再遭追杀以及儿子的前程,又因为仰仗顾天成有洋人的权势,她慨然应允嫁给顾天成。罗、顾二人争夺蔡大嫂,最后顾胜罗败,实即殖民势力击败封建势力。小说以此为主线,对当时地方上的民俗风情、市民阶层的心理状态和生活方式作了惟妙惟肖的刻画,充分展现了一潭死水似的现实黑暗面;欧美物质文明侵入后,教民和袍哥两股势力的相互激荡和消长,则在“死水”上激起“微澜”,点染出帝国主义入侵中国、清政府对外屈辱投降的历史气氛。

01. 旧时创痕,最好是不要去剥它,要是剥着,依然会流血的。

02. 啊!天那么大!地那么宽平!油菜花那么黄香!小麦那么青!清彻见底的沟水,那么流!流得漍漍的响,并且那么多的竹树!辽远的天边,横抹着—片山影,真有趣!

03. 成都平原的冬天,是顶不好的时候,天哩,常是被一派灰白色的厚云蒙住,从早至晚,从今天至明天,老是一个样;有点冷风,不算很大,万没有将这黯淡的云幕略为揭开的力量。

04. 大家于他们的爱,又是眼红,又是怀恨,又是鄙薄。总批评是:无耻!总希望是:报应总要来的!能够平平静静,拿好话劝他们不要过于浪费,比如说:"惜衣有衣穿,惜饭有饭吃,你们把你们的情省俭点用,多用些日子,不好吗?"作如是言的,也只是张占魁等几个当护脚毛的人,然而得到的回答,则是"人为情死,鸟为食亡"! 大概是物极必反罢!罗歪嘴的语谶,大家的希望,果于这一天实现了。

05. 他们如此的酽!酽到彼此都着了迷!罗歪嘴在蔡大嫂眼里,完全美化了,似乎所有的男子,再没一个比罗歪嘴对人更武勇豪侠,对自己更殷勤体贴,而本领之大,更不是别的什么人所能企及。似乎天地之大,男子之多,只有罗歪嘴一个是完人,只有罗歪嘴一个对自己的爱才是真的,也才是最可靠的!

06. 虽然她还有些不足之感,比如还未住过省城里的高房大屋,还未使用过丫头老妈子,但到底知道罗歪嘴的好处,因而才从心底下对他发生了一种感激,因而也就拿出一派从未孳生过的又温婉,又热烈,又真挚,又猛勇的爱情来报答他,烘炙他。确也把罗歪嘴搬弄得好像放在爱的火炉之上一样,使他热烘烘地感到一种从心眼上直到?毛尖的愉快。他活了三十八岁,与女人接触了快二十年,算是到此,才咬着了女人的心,咀嚼到了女人的情味,摸着了什么叫爱,把他对女人的看法完全变了过来,而对于她的态度,更其来得甜蜜专挚,以至于一刻不能离她,而感觉了自己的嫉妒。

07. 她知道大户人家是多么讲究,房子是如何的高大,家具是如何的齐整,差不多家家都有一个花园。她更知道当太太的、奶奶的、少奶奶的、小姐的、姑娘的、姨太太的,是多么舒服安逸,日常睡得晏晏地起来,梳头打扮,空闲哩,做做针线,打打牌,到各会馆女看台去看看戏,吃得好,穿得好,又有老妈子丫头等服伺;灶房里有伙房,有厨子,打扫、跑街的有跟班,有打杂,自己从没有动手做过饭,扫过地;一句话说完,大户人家,不但太太小姐们不做这些粗事,京就是上等丫头,又何尝摸过锅铲,提过扫把?哪个的手,不是又白又嫩,长长的指甲,不是凤仙花染红的?

08. 镇上的街面,自然是石板铺的,自然是遭叽咕车的独轮碾出了很多的深槽,以显示交通频繁的成绩,更无论乎驼畜的粪,与行人所丢的甘蔗渣子。

09. 他们如此的酽!酽到彼此都发了狂!本不是什么正经夫妇,而竟能毫无顾忌地在人跟前亲热。有时高兴起来,公然不管蔡兴顺是否在房间里,也不管他看见了作何寻思,难不难过,而相搂到没一点缝隙;还要风魔了,好像洪醉以后,全然没有理智地相扑,相打,狂咬,狂笑,狂喊!有时还把傻子估拉去作配角,把傻子也教坏了,竟自自动无耻地要求参加。端阳节以后,这情形愈加厉害。蔡大嫂说:"人生一辈子,这样狂荡欢喜下子,死了也值得!"罗歪嘴说:"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几岁?以前已是恍恍惚惚地把好时光辜负了,如今既然懂得消受,彼此又有同样的想头,为啥子还要作假?为啥子不老实吃一个饱?晓得这种情味能过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