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狠彪悍》
作者:未央长夜
简介:一朝穿越,灵魂转换,弱女重生,王者降临!
◆她是他连拜堂都不屑参与的妻,他是她连眼皮都懒得一抬的夫
她狂妄强悍,他铁血霸道,
她不需要爱,他不知道什么是爱
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
◆◆她的强悍◆◆
第一日:抓住男人的衣襟,狂妄至极:“我不喜欢被人俯视,没有下一次!”
第二日:一场晨跑将王府搞的鸡飞狗跳,更是狠狠的揍了战神夫君……3次!
第三日:带着一车尸体去当朝丞相做后台的赌坊砸场子,更赢其占为己有!
◆◆她的爱情◆◆
“爷,王妃又穿成那个样子在王府里跑步。”
“唔。”某男见怪不怪,专心看兵法。
“王妃去皇宫找皇后娘娘喝酒了。”
“没事,她千杯不醉。”某男微微抬头,皱眉担心道。
“爷,小太子也在……”
话音未落,眼前哪里还有他家王爷的身影?仰天长叹,爷啊,小太子才五岁啊!
◆◆她的宝宝◆◆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仰着头,糯糯的问道:“娘,宝宝可爱还是他可爱?”
某女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肯定道:“宝宝!”
某小孩羞涩对手指,小小声问:“娘,他可爱吗?”
某女继续想了想:“不可爱!”
某小孩一脸认真的建议道:“娘,他都不可爱,不如休了吧?”
某女还在想……
狂烈的飓风骤然袭来,伴随着某小孩的高声尖叫,好似抛物线一般被飞了出去!
某男恶狠狠的瞪着一脸无辜的女人,铁臂一伸,哼,咱们床上讨论……

女主绝对彪悍,素手染血,嚣张狂妄,狠辣无情,俾睨天下
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对手下爱护有加,对朋友两肋插刀,对敌人毫不留情
入朝堂下战场,进青楼赢赌坊,写诗词吟歌赋,身手凌厉心思缜密,全能战神妃

01. 有荆棘,那就劈砍;有障碍,那就勇闯;有人挡道,那就干掉;穷途末路,那就杀出一条血路!

02. 一个人的长大,需要多久? 有时,不过眨眼。 眨眼时间,沧海桑田。

03. 男的身材挺拔,英俊无匹,一身黑色锦袍低调而华贵,周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尊贵气质,一身气势桀骜而霸道。 女的纤细玲珑,眉目如画,一身若雪的白衣广袖飘飘,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仿若一朵山巅白莲,风华无双。

04. 终于,在他如墨的袍角都浸湿了之后,他转过身来,背着身后高高悬挂的夕阳,暗影里看不见英俊的面容,只有霞光吞吐,彤云万丈。 他道:“她若为妖,本王愿意成魔!”

05. 这一笑,顿时引来了无数的抽气声,不少围观的百姓都看呆了去,这姑娘美,当真美! 尤其是这笑起来,喀达什雪山之巅,那朵合拢的白莲仿佛在他们的眼前,一丝一丝的舒展绽放,于风雪中素蔓摇曳,缱绻而妖娆。

06. 一身白衣的少女泰然步来,眉目如画,面色清冽,衣袂飘飘间气度凛然,仿似踏花而来的林中仙子,步步生莲。

07. 湖光潋滟,倒映着琉璃般的天青颜色,暖风轻拂,吹碎了一湖平镜,鱼鳞一般的波光向着远方一层一层绵延开去,反射出一片耀目的明媚,明明赫赫,金辉粼粼。 湖面上烟波浩渺,一望无际,只一艘豪华的画舫静静的游弋着,清雅的琴声从画舫中传出,缭绕在整片湖波清远之上,更添一分幽谧缠绵。

08. 一天属下问他,若王妃真的是妖怪,您会怎么做?他说“她若为妖,本王愿意为魔”以后会有很多个战神,可以保护天下苍生,而她,只有我一个。

09. 青纱软帐,那抵铁马营伐, 软玉温香,可叹白骨砌堆!

10. 家规之六:王妃高兴时要张灯结彩,大肆庆祝,不得有泼洒冷水之行为。 家规之七:王妃打我时要任其蹂躏,以表忠诚,不得有还手瞪眼之行为。 家规之八:王妃无聊时要搏命演出,彩衣娱亲,不得有毫无所谓之行为。 家规之九:王妃临幸时要予取予求,持之以恒,不得有力不从心之行为。 家规之十:王妃不要时要泪往肚流,自行解决;不得有金钱买卖之行为。

11. 狂风极憨厚的看着他:“原本咱们爷想揍的你脑袋开花来着。” 闪电特无奈的感叹着:“王妃怀了小主子,最近越来越善良。” 雷鸣忒崇拜的点头道:“提议改换毒药吧,暴力惩罚不可取。” 牧阳倍兴奋的接上句:“爷一听,立马同意,毒药就毒药吧。” 牧天很感动的指了指:“还是爷了解你,此生最爱就是花雕。” 瞧着钟银瞪大的桃花眼,五人齐点头:“嗯,恭喜你猜对了,就是这一壶!” 最后还是由僵尸脸钟苍,面无表情的作结案陈词:“此毒名破颜,服用后一月内,头发皮肤均呈酱紫色,无任何副作用。”

12. 无数的烟花此起彼伏,丛丛簇簇绽放在夜空,星星点点散落开来,夜幕中尽是光芒繁亮。 然而花海前的战北烈,只执着的望着冷夏,眼中荡漾出一层慑人的光芒。 那光华比烟花还要璀璨,好似整个广袤的夜空都落入了其中,令所有的星火都暗淡无光,令一切的繁花碧叶都在他清亮而深邃的眼底,寂灭无声。

13. 淡粉色的妖娆花瓣,大片大片的层层叠叠,伸展着,盛开着,绽放着,缱绻有情,有种激烈而奔放的美,妖冶的让人心惊。 然而那一枝独秀的凌人姿态,又含着几分清绝,素素地摇曳着,似琼如玉,清雅脱俗。 这朵水芙蓉绣工极为精致,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花瓣微微下卷,其中细蕊分明,盯的久了,看上去越发的灵动,仿似真的一枝妖娆芙蓉绽放于水中,微风拂过,送出阵阵幽幽的冷香。

14. 一方是水灵的漂亮的眼睛,纯洁无垢。 一方是浅淡的琉璃的眸子,目下无尘。 两双懵懂的眼睛对视着,一个呆呆,一个好奇,别的不说,情商估计是差不多。

15. “砰!”一向重视形象的萧非歌,手中一个用力,整只茶杯猛的被捏成碎片,茶水四溅洒了一身…… “砰!”嗜钱如命的财神莫宣,手中一个用力,那架金光闪闪的珠玉小算盘,顿时被掰成了两半…… “砰!”迷上赌术的战北越,手中一个用力,六颗白玉象牙骰子皆粉身碎骨,无数粉末漫天飘洒……

16. 九月的南韩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空气中无处不透着蒸腾的暑气,天空明烁云霞琉璃,闪耀着斑斓的颜色,却尽在这新生婴儿的一张容颜之下,黯淡了下来。 遍布的血色污秽中,他肤如羊脂美玉,流光如莹,弯眉细长,狭眸微挑,似浓雾中隐隐现出的一轮新月,幽丽而神秘,明明目光懵懂全无焦距,却灿若珠光流幻,让人望之炫目。

17. 同样的一个夜晚,同样的秋风凛冽。 有人斩断亲情从此心硬如铁,有人收获温情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他们曾经擦肩而过,而后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18. “大秦战神可以有很多个,一代又一代,他们全都爱民如子,为了百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是她……” “只有我,战北烈!”

19. 浩淼无垠的落日湖,湛蓝的湖水碧波荡漾,一直延伸到天际,湖天相接竟分不出哪里是水哪里是天,到了黄昏,一轮红日恰恰镶嵌在碧蓝碧蓝的无涯天际,映的整个湖面金辉灿灿,银鳞耀目。 迎风火舞的丹枫林,漫漫枫叶遮天蔽日,火色的一片,猩猩丹丹,仿若大片丹红的火焰缱绻起舞,沙沙摇曳中层林尽染,染红了萧索落寞的一秋残景,一眼望去,嫣红如火,风光明秀。

20. 万籁俱静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悠悠的乐声,低转和缓的曲调泄入苑落,融入夜色,在夜幕下起起落落,淡淡流转。 冷夏步子一顿,微微靠向一侧的参天古树,唇角缓缓的勾了起来,这音色没有箫声的润朗,笛声的清亮,古朴而厚重,似是古埙。 埙声大多皆沧桑悲凉,而这低吟徘徊的乐声中,冷夏竟无端的听出了几分绵绵爱意,仿佛自这寂静的一方小院中,生出了万千繁华的明亮,点点光华落在心间……最柔软的地方。 夜幕阑珊,埙声淡淡。

21.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白首犹如新,倾盖亦如故,当气场对了的时候,一切都不是问题。此时就是这样一眼,两人皆有了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朋友二字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极难,有时候前一刻还在淡笑风生的朋友,下一刻就变成了剑拔弩张的敌人。不论利益、权势、或者家国天下这种大义凛然的理由,皆有可能让两个朋友背道而驰。而此时二人都不知道,在今后的十几年、几十年,两人以心相交从未背叛,不抛弃不放弃,成为了真正两肋插刀、一辈子的好友。

22. “咳咳,中午的时候,和皇后娘娘在御花园拼酒。” 某男微微抬头,手里的兵书紧了紧,剑一般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想了想,又释然了,好在母狮子千杯不醉。 “这会儿呢?” “这会儿还在喝呢,小太子也去……” 话音未落,一阵狂风从身侧袭过,发丝飞扬间,无影茫然四顾,眼前哪里还有他家王爷的身影? 无奈,仰天,泪流,长叹:爷啊,小太子才五岁啊!

23. “第一,你觉得她很美,看着顺眼看着舒坦,没有人比她更好看!” “第二,你时刻注视着她观察着她,目光总停在她身上,一天不见就没心思做别的事!” “第三,你不经意的就想引起她的注意,希望她也将你放在心上!” “第四,和她在一起,你会表现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第五,她的优点,你都欣喜赞赏,与有荣焉!” “第六,她忽视你,无视你,你会烦躁!” “第七,她若吃醋,你暗暗高兴!” “这第八条就是最重要的了,你想把她身边除你之外所有的男人都赶走……”萧凤轻咳一声,玉手一挥,补充道:“不论年龄!”

24. 只见冷夏神色清冷的款款步来,玫瑰色绣凤宫装熨帖的穿在身上,裙摆曳地,一身华贵。露出的脖颈纤细修长,肤白如玉,唇红似莲,芙蓉面上峨眉淡扫,朱唇细点,胭脂微拭,发髻轻拢,除了一只别致的白玉簪斜插其上外再无其他,整个人素雅清幽,仿若仙子出尘,美的不似凡人。

25. 原本那巍峨恢弘的肃穆气氛,此时完全变的喜气洋洋,那铺地的金砖洒满了花瓣,高阔金顶缀上了彩绸,最上首一方巨大的龙椅之后,贴了个大大的“喜”字,八根顶天立地的雕龙金柱上,尤以最前两根为甚,两方对联上书:春归画栋燕双栖,凤翔鸾鸣春正丽;下书:菡萏花间鸳并立,下玉镜台谈佳话。 最让冷夏崩溃的是,竟然还有横批。 当初第一次迈入金銮殿时,令她敬意油生的那一方金匾,其上“浩气长存”之下,竟是悬了块较小的朱红匾额,四个大字笔走游龙: 珠联璧合!

26. 家规之一:王妃训诫时要两手贴紧,立正站好,不得有心不在焉之行为。 家规之二:王妃犯错时要引咎自责,自揽黑锅,不得有不情不愿之行为。 家规之三:王妃哀伤时要椎心泣血,悲痛欲绝,不得有面露微笑之行为。 家规之四:王妃睡觉时要炎夏扇风,寒冬暖被,不得有嫌弃敷衍之行为。 家规之五:王妃不在时要朝思暮想,守身如玉,不得有偷鸡摸狗之行为。

27. 若论外在,两人都是同样的俊朗。 一个俊朗的耀眼,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瑕疵,仿似上苍最完美的杰作,他只要站在你的面前,就会让你自惭形秽。 一个俊朗的内敛,于无形中散发出俊雅高华,那是一种气质,平凡的五官组合在一起,蕴藏着一股说不出的风华。 若说内在,两人都是这世间的奇男子,彰显着一股霸道桀骜的气息。 战北烈的霸道不论内外,皆能一眼看的明,他清清楚楚全不避讳,张扬而恣意,你要看,就给你看。 东方润的霸道却隐藏在内里,表面温润谦谦,但是行事上就能看的出,无处不潜藏着几分自傲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