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呼唤我的名字》
简介: 成长为自己喜欢的那种大人,是对童年的温柔褒奖。
比情话更动人的成长独白,比拥抱更温暖的当代寓言。
横跨影界与文坛的西班牙传奇作家―― “心灵守护者”埃斯皮诺萨疗愈力作
西班牙销量突破500,000册 一年再版8次 版权售出近20国。
为了摆脱校园霸凌与父母双逝的伤痛,13岁的丹尼决定离家出走,独自前往梦幻与太阳之岛卡普里――他的忘年好友马丁先生在生前谈及的神奇之地,寻找开始新生活的可能。在开往卡普里的船上,丹尼遇见了跛腿乔治,一个通过捕捉能量来追寻同类的“能量猎人”。乔治陪伴丹尼在岛上度过了短暂却难忘的时光,在他的引领下,丹尼终于走出内心的困斗,重获快乐。
如今的丹尼成为了一名专事寻找失踪儿童的侦探,却因面临感情危机而再次陷入迷失的旋涡。此时,他接到一位绝望父亲的求助电话,案件再次把他引向了卡普里,那个与他童年密不可分的地方。
与过去的重逢让丹尼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爱情以及究竟哪些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在这趟追寻的旅途中,丹尼要找回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另一个失踪的孩子……

01. 如果你唤我,我会为你放下一切,但前提是你要开口。

02. 我一直相信生命中会有一些人,他们爱你,给你养分,而当你失去他们时,没有任何人能填补那块空白。

03. 我感觉自己正在侵占那个能看透我的人的领土,试图理解他的世界,好在这危急关头能够靠他近一些。 可是那里没有其他人,他说过,这些人在他的世界中已经不复存在。 我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坐到他的身旁。 我把板凳慢慢放在与他注射的血清一般高的位置,虽然我认为最好的位置其实是挂血清的扇形架下面。 我把那些信、照片和那个奇怪的物体放在床边的一张小桌上,想到这些东西是从另一张桌子移到这张桌子上的,我就觉得有些奇怪。 马丁先生还是闭着双眼。他的左手离我很近,手指微微分开。 我让自己的手靠近他的手,但没有碰到它,在离他半厘米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虽然他正处在死亡边缘,但是我还没有和他熟到要去握他的手。

04. “每一个完整的灵魂都被分成了四块碎片,分散在四个人的身体里……他们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一个接一个地找到他们,生命的意义之一就是去寻找那些碎片。当然,他们会有一些标志,让你不会弄错。”“是怎样的标志呢?”我问道。“某种能够把你们联系在一起的标志,可以是非常简单的东西……”就在那个时候,我想到乔治和马丁先生,也许他们就是我的碎片,我的钻石,我灵魂的一部分……我没有对他说出我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只有十三岁的我已经过早地拥有了四块钻石中的两块……但是我问了他另外一件事。“当你遇到第四块钻石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他想了一会儿,可那对我来说实在太久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05. 在近处,我看过她几百次,在远处,我看过她千余次。

06. “爱永远比被爱更加珍贵。”
“爱可以转动世界停止世界。享受被爱而不去爱,最终你会沉睡。”

07. “冲洗胶卷就如同钓鱼一般,”乔治说,“钓起你亲手饲养的东西。”

08. 他的呼吸很有力,好像有四个人在同时吸气。 他的眼睛微闭,我猜可能是受了麻醉药的影响。 他是我认识的马丁先生,但是好像冬眠了……就像一只被人无情地射杀了无数次的动物一样。 我没有立即坐到他身边,我一只手拿着小木凳,另一只手抚摸着隔壁床上放着的他的东西。 我觉得我是那间加护病房的闯入者,所以害怕坐在他的身边。

09. “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定会有事情发生。”我觉得他在骗我,可是我不敢再问他。我们回到洗照片的托盘那里,照片上的图像如同被网住的鱼一般呈现出来。除了最后的那两张,其他每张照片中都有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望着他,而他就在她的身边。

10.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葬礼上那两口小棺材……我记得灵堂隔壁的人以为我们要为两个孩子举行葬礼。他们议论说,对一位父亲而言,失去两个孩子是多么大的打击,那话让我当场崩溃了。我冲到其中一个自命不凡的人面前对他说:“那两个‘孩子’是我的父母,谁也到达不了他们的高度。”我知道我一谈起这件事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它依然让我很难受。我一直觉得这是我生命中一道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疤……永远无法愈合……

11. (街上那些人)你能感觉到他们都是带着某种目的,要到某个地方去吗?无论你还是我,我们都不能跟他们互换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更喜欢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面孔、自己要走的路……因为我们无法理解他们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但是一切都会在夜晚发生变化……凌晨的时候你去看一看那些高楼大厦,就会发现只有很少的灯是亮着的。除了极少数醒着的人,全世界几乎都在沉睡……而那些醒着的人,就是正在寻找快乐,或是已经找到快乐的人。

12. "真正的爱情,一生只能经历一次"——《请你的名字呼唤我》

13. 人们痛哭流涕也好,放声大笑也好,若是为了这两种感觉让自己失控,那都是值得的。

14. 这位护工跟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大,有些人就是喜欢这样对待老人,他们觉得能用说话声音的高低来控制生命的节奏。“您做手术的时候就没有人在外面等您吗?”“如果手术失败,外面会有很多人等我。不然就一个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