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罗曼史》
作者:尼罗
简介:这个故事要讲的,是一个寂寞青年的罗曼史。 这位青年出身豪门,形象好,气质佳,职业为军阀,无不良嗜好,在本罗曼史开始之时,正供职于一处鸟不拉屎的山沟中,以打劫附近县城为主要经济来源,同时兼职倒卖大烟……

01. 何宝廷沉默半晌,忽然开口问道:“李世尧,你到底是喜欢我什么?” 李世尧琢磨良久,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你好看。” 何宝廷虽然心事沉重,可听了这话,也不禁一撇嘴。 李世尧无声的叹了口气,心知自己这回是捅了马蜂窝了。为什么喜欢何宝廷?这可真是个旷世难题,让人简直没法回答。李世尧检讨内心,觉着自己就是喜欢他的小心眼和驴脾气,可这话说出来,谁能信呢?

02. 在他的眼中,何司令更像一个符号――代表着性与权利,并且蒙着一层禁忌的黑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符号是没有性别的,符号只是一个隐喻。 因此,当他百般意淫着何司令之时,心里并没有觉出任何异样和不适来。何宝廷,七爷,老帅的儿子,司令……干着他,就好像一瞬间干了千军万马!

03. ……至于李世尧,则是几乎没吃什么,就喝了点空心酒――喝一口酒,瞧一眼何司令,眼神专在从腰往下的部位处使劲,心里哼着一曲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山歌小调儿,歌词儿记不得了,就有这么两句印象最深:“大哥哥娶了个小媳妇,小媳妇长了个圆屁股。”

04.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就咱俩。

05. 念着念着,他忽然心有所感,暗想:“既然一切都是空的,那生是空,死是空,人是空,物是空,善是空,恶是空;那么我杀了人,抢了钱,等于是杀了空,抢了空;‘空’是没有,也就是说,我并没有杀过人、抢过钱;换言之,则是杀了白杀,抢也白抢了?按照这个道理来看,合着我是没有罪过的――我什么也没干啊!” 思及至此,他不由得不对佛祖佩服的五体投地起来,福至心灵的又磕了一个头,他心想:“佛爷就是佛爷,比我狠多了!那我还怕什么?横竖大不了最后收手,放下屠刀,还有条立地成佛的后路呢!”

06. “何司令讲情义啊!”他吧嗒一口菜:“我们在黄家湾死的那些小兵们,一人一口棺材,每口棺材里都钉了一个活生生的黄花大闺女。司令说啦,小兵们年纪轻轻的就丢了性命,一人配个姑娘,到了阴间也好有人做伴儿――你说全中国还有这么好的长官了吗?”一拍巴掌:“没有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