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春》
作者:梁凤仪
简介:拥有年轻有为的老公和聪明可爱的儿子的许曼明,整日沉浸于上流社会的交际中,从没想过自己也会面临第三者的威胁。一哭二闹三上吊,徒然地只能招来他人和朋友的厌恶,而当她试着走出过去,寻找新的自我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有着非凡的商业才能。同时,一份深埋的爱恋亦不期而至。

01. 真是一般景物,两番心绪,伤心人别有怀抱。

02. 人生的委屈何其多,总要过去的。

03. 他当然有不作答的权利,可是,我也有随便发问的自由。

04. “不知进退的人,要被人一下又一下的推跌在地上,是意料中事,他是自取其辱,与人无尤。” 一番话巴辣而深刻,无情而实际,听得我有点寒意。

05. 两个人要聚合在一起,固然要你心上有我,也必须要我心上有你,是不是?

06. 世界永远是你先不用求人,人才会来求你的世界。

07. 说得对,彼此都是认错人了。 这世界,认错了人,真是无日无之。 原以为是一对情深义重的恩爱夫妻,原以为是一对肝胆相照的良朋挚友,到头来,发觉却不是那回事。 伤心欲绝,悲不能言。

08. 不必执拗用辞,我们只需要面对现实,解决问题。

09. 然,世界是没有秘密的世界,怎么可能有谣言止于智者、守口如瓶这回事了?就算我丁许曼明不盲冲直撞,和语无伦次,也有大把大把人忙不迭地将些有趣的正经与否的大小新闻传扬出去。 大都会生活紧张,世途又凶险,难得以人家的种种不如意,抚慰自己惶恐不安的心。何乐而不为?

10. 死不掉的人,要重新爬起来,必须要有一份自信的支撑,我要告诉自己,活下去还是必须的、应该的、可以的。

11. “你不会知道,作为一个女人,可以做的有多少呢?我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用齐了,你说,还有什么方法?” “还有四积阴功、五读书呢!你是没有试过了吧?”

12. 要食言、要悔约者,请便。 我乐于以我的损失去落实他们的背信弃义。 对比之下,我认为自己的损失并不比他们大。

13. 就为了这段李秀环的新闻,我捧住电话的手,过了一个钟头之后,几乎麻痹了。所得的结论是,世家大族,名声显赫,富甲一方,也有被人剃掉眼眉的可能。这个笑话传出江湖,足可使上流社会的妇孺忙足一头半个月,一定奔走相告,辗转相传,以将之公布天下为己任。我也不敢说自己会不会是其中落力串演的一员。 老实说,这也不是生安白造、无中生有的是非。既然做得出,就难免不被人知,这叫没法子的事! 况且,天天谈论中东局势,论定国际英雄狗熊,就算自己晓得讲,也要有人晓得应,才有半点兴趣。 否则,最好谈论这些轻松的、人人乐于听、乐于讲的花边新闻,多少有点心旷神怡的功能。

14. 不论对方是谁,都是有父有母的一个人,在世上活着有她争取同情与扶助的权利。

15. 幸福常在我心间、常在我手上,一定只在乎自己,不可能在乎人。

16. 我总不认为男人是铁石心肠,看见了漂亮的女人会完全的不动心不动意,只不过有时碍于情势,不动声色而已。

17. 最恨这种有风驶尽,完全不考虑得些好处须回手的人。

18. 认真具体地说,积阴功无非一句话:过得人过得自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此而已。

19. “曼!”丁松年再叫了一声。我望住他,千言万语,都不知从何说起。“何必要这样子做,于事无补的。” 他这么说了。 在我清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已经表明立场态度,就算我死我亡,他的心都不会再转变过来了。 “如果真的弄成意外,只有教人心里不好过。”丁松年又这么说。言下之意,是看穿了我并非真正伤心欲绝、痛不欲生,只是以自杀去威胁丈夫回头是岸,痛改前非。显然地,他不会。因为基本上,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所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爱情,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放在次要位置之上,何况是别人的生命,更何况是别人伪装要牺牲的一条生命! 我什么也没说,只重新闭上眼睛,愧对故人。

20. 生意上生了意外,不论是环境忽尔恶劣,抑或遇人不淑,总要多用钱去寻求解决方法。这个如果是必要用定的话,可不必用在不义之徒身上,去成全他们的小动作。

21. 好比哥尔夫球是运动,打太极也是运动,抓住本城任何一个人来问,又都是十之八九认定前者矜贵,后者普通。 如果埠内十大富豪,个个晨早到维多利亚公园去耍太极,而不上深水湾打哥尔夫球,情况或会改观。 名牌衣服也得名人穿在身上,才是名实相符。 游戏本身无罪无咎、无偏无倚,全看把玩者谁?

22. 发现在过去的那些日子,我都未认真了解人言可畏这四个字的威力。正所谓“针不刺肉不知痛”就是这个样子。忽然想,从前必也有很多机会做着这种拉是扯非的事,当事人也一定受到相当程度的干扰。或者,以后自己说话也真要小心一点才好。

23. 周宝钏有很伶俐的口齿,又具幽默气质,听她讲述商场故事与生活轶事,真是一种享受。 我忽然的感觉,从前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生活无味。 一个女人举手投足的风采,吸引力尤胜脸孔,是真有这回事的。简直无法相信坊间谣言,说周宝钏出身下作。

24. 很好,所有的言情故事都需要一个配合剧情的美丽画面。

25. 有权有势就是好,到处都能听到好听的说话,管它是真抑或是假,总之讲得出口,入得我耳,舒服就成。

26. 太大太突如其来的喜悦,使我漠视了世间人情,忠勇有余,智虑不足,竟没有想过得来不易的喜悦只宜闭门欣赏,不适宜忙不迭地炫耀人前,我把一般人的涵养估计得太高,心无城府的人实在少,人们不但不会为久历风霜的人一旦上岸而鼓掌,他们觉得我需要在轻易得到荫庇之时,再捱一段苦,直至他们认可为止。

27. “对不起,太失礼了。” “别这样说!”她拍拍我的手。“如果人在旅途洒泪是失礼的话,我们天天在干失礼的事。不是吗?眼泪是一定不停在流的,有的是泪向眼中流,有的是背人垂泪背人愁,有的像你,干脆在光天化日的人前洒泪,各适其式而已。” “不,有些人很幸福,他们拥有他们需要的一切。” “那些幸福,也是以代价换回来的,在付出代价时,我告诉你,一定要流眼泪。”

28. 这年头,富贵人家最恐惧的事有三:一是兄弟姊妹不和,个个为份家产而磨拳擦掌,斗个难解难分。二是讨一门不三不四的媳妇,包括影视小明星在内,都叫老一代的人触目惊心,不情不愿。三是媳妇不肯生儿育女,又不接纳丈夫外遇的孩子。

29. 一旦要维持清白,来个众人皆醉我独醒,是非常困难的。 传说这位财政司就快要提早退休,就是因为他的本性颇忠厚,以致妨碍了官场与商场的“正常”发展。故而被人请他让位。 对于这种清高的坚持,我都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听到太多人在背后取笑他不识时务、难成俊杰,还是早早拱位让贤好了,别阻有雄心野心的人发达。

30. 于是我厉声喝道:“你搞清楚自己身份,不要提高声音跟我讲话。要不喜欢,立即走,无人留你。”阿珍一怔,居然跟我说了以下的那番说话:“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日是你主我仆,我当然得听命于你,但,我也有权选择结束这种关系的吧?” 说罢,根本没等我有反应,转身就走回工人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