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欢》
作者:步微澜
简介:每一次回望这座灰雾之城时,庆娣便似看见了少女时期的自己,跌跌撞撞地行走在闻山街巷中。残暴的父亲、懦弱的母亲……灰败的童年令她窒息。他是她生命中唯一的星光。她抽取所有记忆片段,编织种种美好幻想,也把自己捆缚了进去。
于他,她是他最温暖的存在。看尽浮世炎凉,见识过极端环境中最赤裸的欲望,他狂热地想抓住些能让自己热血奔流的东西,比如她的爱、她的温存……可心口的钝痛无法抹去。
仇恨,是他的责任;欲望,是他的信仰。
曾谙当年月,莫道旧日欢。
她披荆斩棘,奋力于心灵的荒野捕捉一缕希望,只为给自己的心寻找一个安全的密地。
可是,这个世界真有地老天荒,此情不渝吗?

01. 我常想,一个人要多少勇气,才能颉敌命运的不堪?又要多少清醒,才能于心灵的荒野捕捉一缕希望?还要多少智慧,游刃于陷阱丛林,安然抵岸?生命不过是一只蜉蝣,而我,也只是寓居于这个体骸......

02. 但突然,一股蛰伏的四年从心底某个角落居然挣脱束缚,庆娣手帖这玻璃,急躁的抹掉上面的灰尘,投眼向闻山方向。

03. 我已听到悲伤碰撞的落地声,响亮的木头落在庭院石板上

04. 随着啪一声,光线穿过麦秆粗疏的缝隙,投射到拙笨的大木桌和旁边的黄格子床单上,罩出淡淡的光晕,再看木桌上大玻璃瓶里插着的一把枯黄野草,整个小屋顿时有股浑然天成的味道。

05. 你也不亏,他不是不爱你。只不过你是因为爱他,所以需要他。而他是因为需要你而爱你。接不接受这个落差在于你。

06. 一股被揭露的难堪,掺挟着心思呈于人前的羞赧,庆娣耳根热烫,眼睛不知该往哪看,嘴里嗫嚅着,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07. 年少时的相遇,于他不过是偶一 抬头见月夜的一道流星,划空而逝;于她,却是凿刻在生命中的一条轨迹,深而彻骨。

08. “我看南怀瑾,曾经写过一篇心得。人有千百相,是精明是狠辣、是人情练达、还是中正平和,不都是因人而异,因缘而化?不都是你一念之间的事?”

09. 而踏上东去的列车,大铁轮子碾压铁轨的摩擦声响起,闻山火车站渐渐变小,在视野中只余一丁点存在时,她全身每一处毛孔无不洋溢这一种许久未有过的单纯地快乐。

10. 在此刻的她眼中,八荒九垓,这苍茫世间沉浮转烛中,何有生之喜?何有逝之悲?

11. “让他活得狗都不如,再给他狗一样的生活,他以后就会象狗一样乖乖听话了。”

12. 有空去外面捡些大的枯树枝来,我给你粘在这面墙上,再用颜料勾一勾,就是一面墙画了。

13. 我从没想过在付出了所有之后,仍然成为被选择的对象。以前的你不会这样,我很失望你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追逐金钱权利,却被反噬。情不重,意不坚,何以谈爱。

14. 人活于世,外在圆融,因为要和世情周旋,但是内里必须方正,守心如一。

15. 不知道几岁开始就在向往今天,我告诉过你的,离开家求学读书是我开启梦想的第一步。我会好好的,你也一样,要好好的。

16. 在微微摇晃的倒影中,我找到了你,你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17. 人有千百相,是精明是狠辣、是人情练达、还是中正平和,不都是因人而异,因缘而化?不都是你一念之间的事?

18. 正如分手时她所说的,他们追寻的是两条道路。离开闻山对她来说大概是一种释放一种解脱,如果此时的生活就是她期待的那条路上的风景,能令她快乐,他可以纠正步伐。

19. 庆娣踏出监狱铁门,深吸了口冷冽而清新的空气,苦苦忍住不回首不回眸。叶之凋零、雪之将至、人之离散聚合

20. 庆娣手指缓缓划弄玻璃,宛如缓缓安抚着他微微颤抖的手臂。优势如何悲哀的一种爱,束手无策地旁观爱的人为他的心爱肝肠寸断。

21. 庆娣看一眼不作任何反应的姜尚尧,又以眼光哀求。那狱警退回去,指指手腕的表,暗示他们快些。

22. 对于燕岚的渺无音讯,他甚至没有怀疑过燕岚有变心离意的可能。庆娣伸手摸摸玻璃,似乎想穿透障碍,抚一抚他屈辱象征的光头。意识到一直在做什么,她倏地把手收回来。

23. 莫名而至的切肤之痛,庆娣一颗心无可抑制地抖颤,她就此一笑望着姜尚尧的目光中透漏出一丝悲悯来。

24. 但是她又强烈的感觉到,在那如暖阳的目光背后,有些无从捉摸的审视与考量。庆娣如坐针毡,拿着话筒的手也微微作抖。

25. 她理不清此时的感受,面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虽说比以前壮实了,下颚也满是男性气息浓郁的青茬,可笑容温煦如旧,正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26. 这平和的微笑似乎又让他回到往日,庆娣有一瞬入神,仿若此时就是看见他哼完那首长调,侧身望向她的那个月夜。

27. 她侧身遮挡住对方的视线,慢慢将椅子拖近前,只是数秒钟,她以绝大的自制力将心底狂澜压下,再抬头,已是从容的笑。

28. 后来相识,也不过是同天隔越之上参,相见不相得。此时,她如窃得天机,莽撞撞地寻来,本该犹疑本该忐忑,可事实确与预期相反,她无比的镇定。

29. 人活着,必须怀有一种能让自己为之仰望的信念,坚不可摧,折腰不悔。

30. “‘犯而不校是恕道,以牙还牙是直道。’他既然对阿姨不忠对你不义,这样的人利用一下也没什么。可是,人活在世上,爱才是心里最大的依靠。逐末弃本,伤害了爱你的人,太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