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尔克散文》
作者:里尔克
简介:《里尔克散文》如果说里尔克的诗歌神秘诡异、晦涩难懂,那么他的散文和随笔却相对清新、生动、独特,充溢着浓郁的诗意、密集的意象和瑰丽的想像力,文笔也极具美感,读起来饶有兴味。
十九世纪以前的奥地利文学在整个德语文学中还不足以引起人们的注意,那么二十世纪以来它就不能不让人乔目相看了!不仅像卡夫卡、穆齐尔在西方现代小说中的突出地位已为世界公认,而且诗歌中的里尔克、霍夫曼斯塔尔也是世界瞩目的大诗人。 里尔克的散文大体上可归纳为三类,即艺术评论、书简特别是致女友们的书简以及幽默随笔。虽然是散文,他的创作态度并不亚于诗歌,写作时都是很投入的,所以很少看到他笔下的散文是“信手拈来”的。他的评论文章都是散文体的论说,不仅没有纯理论术语的障碍,而且具有诗人特有的生动文采,色泽绚丽,而且时有卓见。他的书简是他的生命燃烧的重要结晶,也是他的人格魅力的集中体现,从中可以看出诗人为友的赤诚,为爱的真挚。他的随笔既是他的思想火花的迸发,也不乏对见闻的感言,或是经过构思写成的小品。

01. 他的艺术不是建筑在一个伟大观念上,而是建筑在一个小而诚实的实践上,建筑在可以企及的事物上,建筑在一种能力上。

02. 在罗丹的身上有一种深沈的耐性,这种耐性几乎令他默默无闻,一种沈默的、从容的忍耐,这是天性中巨大的耐性和宽容的一部分,为了默默而严肃地走在通往丰裕的宽阔道路上,这种耐性不著手做任何事情。

03. (雕塑)必须获得自己固定的位置,而不是任意把它摆放在那个位置上,必须把它安置在一个静止而持续的空间里,安置在它的伟大规律里。人们必须把它置于一个合适的环境里,像置于壁鏧里一样,给它一种安全感,一个立脚点和一种尊严,这尊严不是来自它的重要性,而是来自它的平凡的存在。

04. 围绕罗丹产生的误解是非常多的,澄清这些误解,是一项长期而艰难的任务。这也是没有必要的;这些误解是关于名字的,而不是关于事业的,而这事业远远超出了名字的声望和局限,成了无名的,如同一片平原是无名的,或者如同一片大海。只在地图上,在书籍里和人们的心目中有一个名称,而实际上只是辽阔、运动和深沉。

05. 人们记起人的双手是多么渺小,它们疲倦得多么迅速,供它们得活动的世间是多么稀少。

06. 这些误解是关于名字的,而不是关于事业的,而这事业远远超出了名字的声望和局限,成了无名的

07. 在这些岁月里,他依旧作为无名之辈成熟为一位大师,熟念地掌握了自己的手段,他继续工作、思考、尝试,不受与他无关的时代的影响。他的发展就是在这种不受干扰的寂静中进行的,后来,当人们围绕著他展开争论,反对他的作品时,或许就是这种环境给了他那么巨大的自信心。那时当人们开始怀疑他时,他反倒不再怀疑自己。

08. 这里所说的这种事业已经生长了许多年,每天都在生长,像一片森林一般,时刻不停。人们徜徉在他的上千件作品当中,为这事业所包含的丰富创造与发明所倾倒,人们不由自主地寻找双手,这个世界就是从这双手里产生出来的。人们记起人的双手是多么渺小,它们疲倦得多么迅速,供它们活动的时间是多么稀少。人们要求看看这双手,它们生活过,像上百双手那样,像一群有着双手的民众那样,他们在日出之前便起床踏上了这项事业的遥远道路。人们询问驾驭这双手的人。这人是谁?

09. 罗丹得到他的荣誉之前是寂寞的。一旦荣誉到来也许会使他更加寂寞。因为荣誉归根结底只是围绕著一个新的名字聚集起来的一切误解的化身。

10. 他的真正的发展是顺便进行的,被挤压到休息当中,挤压到傍晚时分,在孤独寂寞的深夜里才有舒展的机会,他必须多年承受这种精力的分散。

11. 他觉得波德莱尔是一个走在他前面的人,是一个不受各种面孔迷惑的人,是一个寻找肉体的人,在它们身上生活更加伟大,更加残酷和更加动荡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