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与我》
作者:尼采
简介:这是尼采在他生命最后时刻留下的忠实记录,是从精神病院中被偷运出来的珍贵手稿。书中大胆写出自童年与青少年时期起,与尼采纠缠一生的女子――妹妹伊莉莎白之间的暖昧关系;记录了他与伯爵夫人疯狂的情感纠葛……《我妹妹与我》(最内最新插图中文版)英译本在纽约出版时,出版社正遭“防止犯罪协会”查封,命运多舛的手稿再度佚失……已经永眠的尼采,生前未曾得见最后日记问世。
尼采百年后,这部旷世奇书的中译本在中国大陆面世。

01. 同情别人是一种可怕的自我满足。同情自己是最低下的一种自我贬抑。 如果上帝真正同情我们, 他是在玩动了手脚的骰子。

02. 现在, 我处在垂死的状态中,而树木披上新绿迎接春天,我知道我是一片枯叶,将被微风吹走, 而宇宙的天空将不会留下我的一点踪迹,甚至不会 留下我的一丝邪恶的自傲。就像被抹灭的世代,我 将不会留下什么,而大自然仍以其不朽的秩序将春 天推移到冬天, 然后又回归到春天!

03. 一直到最后, 我都无法放弃我自傲的智力,无法放弃我的信念: 耶稣必须屈服于尼采 ,纵使尼采是一堆废墟!

04. 最安静、最深沉、最戏谑的玩笑,是生命本身所开的玩笑。

05. 财富、权力与学问的不平等分配是社会中所不可或缺的,因为惟有这样才能够在社会中继 续发挥一些情操,诸如同情、慈 悲、慷慨以及保护, 而这些都是人类惟一的文明能够持恒的养分。

06. 我较一般的本性,像其他人一样,是要求与现状和平相处。如果我屈服于这种本性的需求,我就会成为音乐家或神学家。无论是哪一者,我都一定会成为顽固的庸碌之辈。我最终的选择――成为哲学 家――事实上是非常懦弱的行为。首先,我害怕自己永远无法获得如同瓦格纳的成就;其次,我就是无法听从任何人的指挥,甚至上帝的指挥。

07. 我自己并不真正想要钱。 我惟一想到钱的时候是当我刚好需要钱的时候。

08. 一个人要先把话说清楚,然后才能让别人了解他。

09. 如果神氏没有在大雨中哭泣,人的灵魂怎么学会如何悲伤!?

10. 我一直努力想像着:我的妹妹能够告诉世人有关我什么事呢?难道她会告诉世人说,在童年时,她习惯在星期六早晨爬上我的床,玩弄我的生殖器,过一段时间后,养成了一种将我的生殖器视为特别玩具的习 惯?难道她会告诉世人说,有很多年的时间,她以 自己美妙的手指纠缠我的感官世界,迫使我进入一 种早熟与无望的性觉醒状态?所以有一整段时间 ,我只能根据她的眼睛与可咒的美妙手指想到美与快感?还有,她在重新塑造了我的生命之后, 我只能期待头痛与一个妹妹,无法期待那造访每个正常青少年的想像力的奇异女神?

11. 死亡是形而上学中所有问题的未知数。 它在生活中的角色不可能在我们的时间之中或者在我们的 思考方式中被确定。死亡不是意识的停止,甚至不 是直接人格的停止,我们受到往生者的形体和感觉 的纠缠。什么是死呢?没有人真正知道。

12. 伪善的医生们把我视为“天才发疯” 的可怕例子, 因为我蔑视 “十诫 ”。他们是以平庸者的身份对有才能又杰出的人进行寻常的报复,而有才能又杰出的人只能由他们自身的标准来判断,不能由那些为群众而设定的 标准来判断。

13. 每个人天生都是自己的意识的长度、广度与深度的囚犯。他持续多久的时间,取决于他花多久的时间去获得一种第四度空间,或者,以常人的语言来说,去获得自己的灵魂的本体。

14. 我是一个天才。 因此我能够讥笑你,或对你吐口水。

15. 第一次听到瓦格纳时,我年纪很轻,完全不知道生命那邪恶的意义。当我开始严肃地看待瓦格纳主义时,他的音乐经由洪水般的痢疾、白喉以及偏 头痛,很费力地进入我那些较敏感的部分 。我自问: 在那些日子里,我听到了什么呢?

16. 如果能够随一已所欲,我不仅要烧毁所有的历史书 ,也要从所有博物馆的墙上取下所有的名画,我要从图书馆的架子上取下所有的书, 把它们全都藏在密闭的地窖中一百年。也许这样的话,我们这 个时代的小小的世界,就会有另一次重大的开始。 我不会去动那些雕像。如果没有它们,我们可能会意外地回归到四只脚趴着的姿势。

17. 为了让美德存在,我们需要将肉体的快感合法 化,因为主要的圣者所表现的严苛并不是虔诚,而 是病态。

18. 并非这个世界正在被消灭, 而是我正在被消灭。大自然拒斥观念, 甚至拒斥最高贵的观念,赞同纯然的动物性存在: 生命是大自 然自身的目标, 我所有的思想都是宇宙命运之风中的谷壳。

19. 我被剥夺了最后的幻象面纱―― 观念的力量, 于是,我恐惧地注视着“空虚”,但 是,我仍然紧抓着存在, 因为纯然存在的事实仍是破碎的智力场景 中惟一剩下的东西。一切的论证都是一种自我欺骗的方式, 可是, 我无法以论证的方式, 让自己进人 一种陶醉的状态 ,想像自己能够在深陷涅盘状态时, 在死亡的王国中发现快乐 。

20. 就像当初我在母亲的子宫中为生命而战一样, 我现在也为生命而战,表现出同样盲目的惊慌,惟恐想到存在,但仍然渴望进入“ 白日” 的亮光中!

21. 我是彻底攻击对抗“犹太教――基督教的奴隶道德。 因此, 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在孤独中成为隐 士。从孤独中出现了象征“疯狂”的幽灵,结果情况演变成:在大声反抗上帝的疯狂时, 我自己变得 疯狂了! 在孤独中,一切都可以获得――除了精神正常。

22. 各世代都努力地要把真理贬为 “和谐 ”,贬为一种上帝观念,贬为“正义 ”、“爱 ” 与“力量 ”。

23. 纵使没有了所有的欲望,却仍然有活着的欲望; 纵使每一次的呼吸都是一种痛苦,而死亡提供解脱 痛苦的希望。

24. 个人的优雅状态,人类的优越状态―― 希腊城邦公民的主要特征――这些特性如何对抗俾斯麦的无情铁血呢?

25. 渴望一种理想, 知道人们为了把理想引进一种实际的存在中,必须付出血的代价;诉求权力,知 道权力在提供最微不足道的助力后会要求代价;想 要追求“ 善”,知道 “善”来自“恶 ”, 可能在自身之中,在没有进一步预警的情况下回归本来――这些只是一个人想要成为哲学家而不是杂货商或药剂 师所必须付出的一些代价。

26. 我对自己的未来很有信心, 一直到我记起叔本华――每天早晨我都与他决裂, 每天黄昏又与他和 好。尽管他有缺点,他却比我更充足、纯洁、富有 理解力。 他甚至比我稍微疯狂一点。除了这一点以外,我几乎可以原谅他任何事情。

27. 这是强调遗传的影响力,因为遗传就像古代的命运之神那样难以和解, 把悲剧性的英雄追逐到死亡的境地。我有我母亲的心:她的伪善美德把我束缚在她一生的铁链中 ,我只能藉着尝试不可能的事去挣脱, 那就是,与我的妹妹―― 她同样被束缚在母亲的虚 伪矜持中――持续保持不顾一切的爱之关系。我们 敢于表现暴烈的极端行为,因为我们不敢希冀正常 的性关系――因为我们的母亲以她那梅杜莎女妖的 眼神把我们的感情转变成石头 。这是我生存的矛盾: 我热烈地爱着生命,但却永远不敢把这种爱导向正常的性爱经验。

28. 我不喜欢德国人,我特别不喜欢德国的德国人。 然而,我却自认能够生在德国是非常幸运的, 四周是可厌程度不一的德国人,让我时而能够充沛地感觉到具体的黎明在一座特别黑暗的森林上方破晓。

29. 每个人的职业都需要他戴上一个面具, 象征他特殊的行业。这些面具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当人们 活着时从他们身上长出来的,就像皮肤长出来,毛 发长在皮肤上一样。有商人的面具,也有教授的面 具,有适合小偷的面具,也有在圣者身上看起来才 自然的面具。最伟大的面具 是“ 裸露 ”。如果我相信上帝,我会想像“裸露” 是上帝脸上的面具。

30. 想到希腊文化, 最可悲的事是: 希腊文化虽然记录了雅典战胜四周的原始人,然而最重要的是, 它还记录了心灵的破产。 你在其中看到的生活不是向上构建,而是向下透进其自身的根, 疯狂地认定根是一个空壳, 里面包含足够的炸药,可以将自身完全炸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