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有惊慌》
作者:饭饭
简介:《路上有惊慌》是饭饭的纪念文集,其中收录了饭饭的多篇散文,包括《在库斯马库斯拉大街》《我的巨型石头耳坠》《一个小孩忧伤的时候》《影视剧OK带》《论居家生活不应摔盘子》《基于透视原理实现的空调功能》《家庭购物划算程度排行榜》《情趣之家购物法则》《在附近酣睡的男人》《催人泪下的国家机器》等。

01. 觉得鸟接吻太不方便了,因为嘴太硬了,而且太长了。接起吻来真是咣当作响。

02. 但是冷,但还不算太冷。但是有风,但是意料之中。

03. 盖浇饭、蛋炒饭、面条

04. 比如,我阅读那些俗气的书,阅读那些高深的书,都有可能想到你,因为你就是这么无孔不入,既阅读俗气的书,又阅读高深的书;比如,我写小故事给你,因为你要我写小故事给你,我始终都没有写,这次我终于写了,故事里的人和你有一点像,我每看一次,就想到你一次;

05. 秋天更惨,不能太冷,不能太热,每天都要保持好天气,还要有成熟的果子和粮食给人们收,身后又是虎视眈眈的冬天,真是最难做的季节。

06. 比如,有一个词我永远都不用,每次要用到的时候,我很小心,绕开它,换过一个词,这样我又想到你一次;……比如,有一天有人问我,认不认识你,记不记得关于你的事情,我回答说:记得。于是我把所有关于你的事情,又想了一遍;比如,有一天有人问我,认不认识你,记不记得关于你的事情,我回答说:不记得。但是我在心里,把所有关于你的事情,又想了一遍……

07. 不要引用那些老掉牙的带着明显《读者》风格的“大文豪巴尔扎克退稿事件”、“普鲁斯特惨遭退稿,编辑后悔莫及”之类的励志故事说服编辑仔细阅读你的稿子。这世上编辑那么多,天才那么少,一个编辑遇上潜在天才的机率非常之小,再说了,就算遇上了天才作家,能被人记住的也只是作家和作品,编辑不会被太多人记住的,所以对像“笔者”这样自暴自弃的编辑来说,即便错过了也不怕,没有人会知道“笔者”名字的。你们一开口,编辑就冷笑。

08. 论蚊子与艳遇的相似性 不是一年到头都出现的;每次出现都很突然;既出现在白天,也出现在夜晚,但在夜晚,会格外注意到它的存在;每次都误以为伸手出去就可以捉住它,但往往落空,即便捉住了,也会在摊开掌心时飞走;从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跟前的;每次在耳边叫都下定决心要捉住它,但是这时它反而不见了,等到决心放弃的时候,它又飞来耳边叫个不停;有时会在身上咬出一个包,有时不会,但即便咬了包,过些天也就好了;它们都会影响睡眠;越困顿越是要出现;捉住它的时候,它就死了。

09. 比如,我改变一种习惯,从前我不吃胡萝卜,现在我开始吃胡萝卜,这样每次我吃胡萝卜的时候,都想到你;比如,从现在开始,一年之内,我搭乘公车,都提前一站下来,走路到目的地,这样我可以慢下来,看看周围的人和树,还有店铺,它们沉默不语,我也是,因为我想到了你;比如,有一个词我永远都不用,每次要用到的时候,我很小心,饶开它,换过一个词,这样我又想到你一次;比如,每次我到大街上,如果我很高兴,我就大声叫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听起来这么普通,所以,我每次叫你,都会有人回过头来看我,以为我叫的是他们,他们也许对我笑,也许露出困惑的表情,我很高兴,我觉得也许有一次,回头看我的人正好是你;

10. 石器时代,人人都爱大风暴。但只有我看得出来,大风暴令“会取火会观星的多面手”感到忧伤。那一个夜晚,他坐在我身旁,仰望着漫天繁星,泪流满面,喃喃地道:木塔鲁奇乌塔哑,哑哑呜达啦斯呜,米呜其呜! 他说:没有什么事永恒的,除了我的内心和头顶上的星空!

11. 我的小房子是整条大街最特别的,这个秘密我没有告诉过别人。它朝北的门和窗户是在库斯马库斯拉大街,朝南的窗户却在糖姆提糖大街;我的马桶在糖姆提糖大街,厨房在库斯马库斯拉大街;我坐在库斯马库斯拉大街的沙发上,看糖姆提糖大街的电视机;我关于库斯马库斯拉大街的画,挂在糖姆提糖大街的墙上;吃饭的时候,我可以在这条大街的碗里放上米饭,另一条大街的碗里放上鱼……我一天到晚,都在这两条大街之间走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