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的兴衰》
作者:保罗・肯尼迪
简介:《大国的兴衰》,这是一部广泛论述国际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和历史的巨著。作者反思五百年来世界各大国兴亡盛衰、成败得失的经验教训,强调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基础,经济力量是军事实力的后盾。大国兴起,起于经济和科技发达,以及随之而来的军事强盛和对外征战扩张;大国之衰,衰于国际生产力重心转移,过度侵略扩张并造成经济和科技相对衰退落后。
保罗・肯尼迪的《大国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一书总结了公元1500年以来大国兴衰的历史,并对“今后世界政治的格局”作了预言。当中国准备在21世纪“和平崛起”之际,这本书显然是很值得国人一读而再读的。
中国人素来有天下主义的抱负,他并不孜孜于追求中国的世界领导地位,也不反对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但是,当今这个世界上还是现实主义者多过理想主义者。国际政治领域的现实主义反对政治一体化,满足于现在的国际无政府状态,坚持国家利益,民族利益至上。如果他们有理论上和政治上保持强势,世界联邦和世界政府的理想就会遥遥无期。在这种情况下,正在迅速崛起的中国就要准备好有朝一日担当“最后的大国”的历史责任。
如果中国有机会在21世纪成为最后的大国,那就不仅仅是一种“崛起”,而且是一种“复兴”。中国与英国和美国不同,它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曾经有过多次的沉沦与复兴。中国最近的一次沉沦不过是19世纪的事。中国最近一轮的复兴,也不是21世纪才提上议事日程,而是过去一个世纪艰苦卓绝努力的延续。

01. 尽管有种种机会向海外召唤,但中国还是决定穿过身去背对世界。

02. 中国倒退的一个重要原因完全是儒家官吏的保守思想作祟,这种保守思想到了明代因对蒙古人过去强加给他们的变化的憎恨而愈益严重。在这种“复旧”的气氛中,整个上层官吏关心的是维持和恢复旧秩序,而不是在向海外扩张和进行海外贸易的基础上创造更加灿烂的未来。

03. 低地国家:特指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因其海拔低而得名。英国把这一地区视作它的屏障,如果哪个国家侵入这一地区,那么它将直接威胁到英吉利海峡的安全。

04. 公元1500年前的几百年中,伊斯兰世界一直在文化和技术上超过欧洲。它的城市很大,具有良好的照明和排水设施,其中有些城市设有大学、图书馆和美丽壮观的清真寺。

05. 星法院:1570年,伊丽莎白一世将枢密院的司法委员会改组为直属女王的皇家出版法庭,即“星法院”,以加强封建统治,组成人员包括枢密院人员和大法官三人。规定只有经过女王特许的印刷商才能成为会员,只有公司会员和其他特许者才能从事印刷出版。星法院颁布特别法令,也就是著名的“星法院法令”,严厉管制出版活动,如一切印刷品均须送皇家出版公司登记;皇家特许出版公司有搜查、扣押、没收非法出版物及逮捕嫌疑犯的权力等。该法令一直维持到1641年,是英国新兴资产阶级新闻自由的最大桎梏。

06. “中美洲联合省”是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国家。其实,那个国家存在的大约15年间,采用“中美洲联合省”名称也只有一年多。该国家正式的名字是“中美洲共和国联邦”。中美洲地区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哥斯达黎加地方,原来是西班牙的“新西班牙总督”辖区的几个省。在墨西哥独立运动的影响下,中美地区也于1821年脱离西班牙宣布独立,并一度加入墨西哥。1823年7月当时的墨西哥帝国垮台,成立共和国。中美各省脱离墨西哥建立了联邦共和国――“中美洲联合省”。1824年11月,该国制定宪法,定国号为“中美洲共和国联邦”,一直使用到1838年联邦解体。

07. 安特卫普: 位于比利时西北部斯海尔德河畔,是比利时最大港口和重要工业城市,面积140平方公里,人口45.7万人(2005年1月),居民大多使用荷兰地方方言,工商界主要使用法语。安特卫普是欧洲著名文化中心,是著名艺术大师罗宾斯和冯・狄克的诞生地,也是世界著名的游览城市。人们被其吸引的是它的三大看点:一是保存完好、充满中世纪情调的旧市区古老建筑;二是神秘的钻石加工和交易;三是有世界声誉的绘画艺术和众多的博物馆,建有罗宾斯故居博物馆、皇家艺术博物馆、国家海运博物馆以及钻石博物馆等。

08. “对于柏林来说,反法同盟有时是有用的,但并非必须参加。”

09. 法国征收的直接税比英国多,尤其是通行税让法国人怨声载道,也限制了国内工商业的发展。

10. 假如尼米兹在1942年中途岛海战中损失1艘以上的航空母舰,他在同一年即可得到3艘新型舰队航母、3艘轻型舰队航母和15艘护航航母;1943年可得到5艘舰队航母、6艘轻型舰队航母、25艘护航航母;1944年还可得到9艘舰队航母和35艘护航航母。同样,在紧张的几年大西洋之战中,同盟国在1942年和1943年分别损失了总计为830万吨和400万吨的船只,但这一巨大损失却分别得到了同盟国新下水的700万吨和900万吨新商船的补偿。这主要归功于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的美国造船能力。

11. 苏联1941年生产的飞机比德国多4000架,1942年多一万多架。并且苏联是在一条战线作战,而德国是三线作战,凭借兵力、坦克、火炮、飞机日益增大的数量优势,从战争的第二年起红军事实上就能承受5:1~6:1的损失,以及击退兵力日衰的德军。到1945年初,仅在白俄罗斯和乌克兰战线,苏联的力量就已经占压倒优势,在兵力上5倍于敌,装甲车辆5倍于敌,火炮和飞机方面分别是7倍多和17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