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士唐望的教诲》
作者: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简介:1960年,美国人类学家卡洛斯・卡斯塔尼达在墨西哥沙漠偶遇印第安巫士唐望,从此踏上长达十年的心灵秘境之旅。
这位接受理性训练的学者,跟随着唐望这位精神导师,重新发掘生命的力量和意义,进而反思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念。
看完师徒二人的对话,读者将会对世界有全新的认识;而书中谈到的各种修炼技巧,更能让读者明白如何面对真实的自我,获取生命的智慧,从而过上美好的生活。
这部作品自从1968年在美国出版以来,被翻译成二十几种文字,四十几年长销不衰,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被誉为最佳的灵修入门读物,早已跻身新时代思想的经典著作之列。
《巫士唐望的教诲》记录了作者在1960到1965年间师从印第安亚基族巫士唐望・马图斯学习巫术的过程。根据卡斯塔尼达在书中的说法,1960年,他经朋友介绍,在亚利桑那州某个公共汽车站认识了唐望・马图斯。他的朋友声称唐望是印第安亚基族的巫士,对药草十分了解。卡斯塔尼达随后努力说服唐望把有关药草的知识传授给他,唐望起初并不愿意,但在卡斯塔尼达的坚持之下,终于将其收为门徒,逐步教他服食仙人掌科乌羽玉属植物(Peyote,即“培药特”,见上海文艺出版社2010年5月版,下同)和白花曼陀罗(Jimson Weed,即“魔鬼草”)。
在服用这些草药之后,作者得到了各种奇怪的经验,例如,有一次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乌鸦,而且能够飞翔。他认为这些经验是幻觉,但唐望则说它们和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经验相同,是真实的。印第安巫士和他的门徒之间这两种相左的看法构成了本书的核心问题:卡斯塔尼达服用草药之后经验到的世界是客观实在吗?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验到的世界是终极的实在吗,抑或只是终极实在的表现方式之一?
新时代思潮的开山力作,摇滚巨星约翰・列侬、垮掉派代表作家威廉・巴罗兹、电影艺术大师费德里柯・费里尼、天才诗人吉姆・莫里森的最爱之作!

01. “并非如此,”唐望锐利地说,“你的朋友孤独,因为他到死都没有“看见”。在他的生命中,他只是变老而已。现在他一定比以前还要自怜。他感觉他浪费了四十年时间,因为他在追逐胜利,而只找到失败。他永远无法了解,胜利与失败是平等的。

02. 你对别人生气,是因为你觉得他们的行为是重要的。

03. 对我而言,唯一的旅程,是走在一条有心的道路上,任何有心的道路上;我走著,而唯一值得接受的挑战是,走完它的全程。于是我走著,欣赏著,寻找著,屏息以待。

04. “要成为智者,我们必须成为战士,而不是耍赖的小孩。我们必须奋斗,绝不放弃,绝不抱怨,绝不畏缩,直到我们“看见”,然后知道一切无关紧要。”

05. 恐惧并没有什么不对,当你恐惧时,你会以不同的方式来看事情。

06. "去寻找与见识你四周的一切的奇妙。光是注意自己会使你疲倦,这种疲倦会使你对其他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07. “你花太多工夫想你自己,”他微笑说,“那样做带给你奇怪的疲倦,阻断了你与周遭世界的联系,使你只是抓住自己的论点不放。因此,你所拥有的只是问题。我也只是个凡人。但我说这话的意思与你不一样。” “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已经消除了我的问题。很可惜我的生命是如此短促,无法抓住所有我想要抓住的。但这不是个问题,这只是惋惜。”我喜欢他话中的语调。里面没有一丝绝望或自怜。

08. “你离开太久了,”他说,“你思考得太多了。”

09. "一种深思熟虑的生活,一种好的、坚强的生活。"

10. 有很多事情可以使一个人发狂,尤其是缺乏学习所需的坚决与目标感;但是当一个人有一种清晰、无可动摇的意志时,感觉就不再是一种障碍了,因为他有能力控制感觉。

11. “战士必须用他的意愿与耐心来忘怀。事实上,一个战士只拥有他的意愿与耐心,藉此他创造出一切。” “但我不是个战士。” “你已经开始学习巫士的行径,你没有时间后退或后悔了。你只有时间活得像个战士,为耐心与意愿而奋斗,不管你喜不喜欢。”

12. “一个虚假的巫士会用连他自己都不确定的方式来解释世上一切事物,”他说,“于是一切都是魔术。但是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你也想用你的方式来解释世上一切事物,而你也不确定你的解释。”

13. "你是我所见过唯一跟他玩耍的人,你不习惯这种生活,因此你没有注意到征兆。你是个认真的人,但是你的认真是用在与你有关的事上,而不是周围的事物,你想自己想得太多了,这就是问题所在,那会使你疲惫不堪。"

14. “你太在意喜欢别人或被别人喜欢了。”他说,“智者也会喜欢,但如此而已。他喜欢任何他想要喜欢的人或事,但他使用控制下的愚行来做到不在意。这与你的作法刚好相反。喜欢他人或被他人喜欢,这并不是唯一值得人去做的事。”他凝视着我一会儿,头歪向一侧。 “想一想吧。”他说。

15. “我也曾经做过一项承诺。”唐望突然说。 他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我答应我父亲,我将要毁灭杀他的人。我带着这项承诺许多年。现在这项承诺已经改变了。我不再想要毁灭任何人了。我不恨墨西哥人。我不恨任何人。我明白万物殊途同归。所有的道路都是平等的。压迫者与受害者将会在终点相遇,唯一真正重要的是,生命对于两者而言都是同样的短暂。今天我感到悲哀,不是因为我的父母亲如此死去;我感觉悲哀是因为他们是印地安。他们活得像印地安,死得像印地安,而从未有机会明白,更重要的,他们是人。”

16. “自我否定是一种放纵。我不鼓励任何这一类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你问任何你想问的。如果我叫你停止发问,你可能会扭曲你的意愿来达成我的要求。自我否定的放纵是最糟糕的;它使我们相信我们在做伟大的事,而事实上我们只是被禁锢于自我之中。停止发问不是我所谓的意愿。意愿是一种力量。既然它是一种力量,它就必须被控制,被整顿,而那需要花时间。我理解这个道理,所以我对你有耐心。当我是你的年纪时,我像你一样冲动。但是我改变了。即使在放纵下,我们的意愿仍能发生作用。例如说,你的意愿已经一点一点打开了你的缝隙。”

17. “你必须耐心等待,知道你在等待,而且知道你在等待什么。这就是战士的作法。如果你要遵守你的承诺,那么你就必须觉察到你在遵守它。那么有一天时候会到,你的等待会结束,你就不需要再遵守你的承诺了。对于那个小男孩的生命,你已经无法再做什么了,只有他自己才能消除掉你的行为对他的影响。”

18. “我的恩人说,当一个人踏上了巫术的道路后,他会逐渐发觉,日常生活已被永远抛在身后;而知识的确是一件令人畏惧的事物;日常世界的手段已不再能保护他;他必须要采取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才能够幸存。在这时候,他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是希望成为一个战士。这是一个重要的步骤与决定。知识令人畏惧的本质使人毫无选择,只能成为战士。”

19. 他的世界里没有白送的东西,无论学什么都要付出代价。

20. “一个智者是自由的他没有荣誉,没有尊严,没有家庭,没有姓名,没有国家;他只有生命供他生存。”

21. 在托尔特克文化中,“纳挂”指的是引领人们实现心灵自由的人。

22. 所以现在你畏惧我,因为我告诉你,你与其它一切是至平等的。这真是孩子气。我们身为人的命运就是去学习,而我们接近知识,就如同上战场。这我已告诉你无数次了。我们走向知识,走向战场,带着恐惧,带着尊敬,明白我们将上战场,对自己保持着绝对的信心。所以把你的信任放在自己身上吧,不要放在我身上。

23. "你必须是个坚强的人,你的生活必须是真诚的。"

24. “你又在思考了。”他说,“智者不多思,因此他不会碰到这种可能。以我为例,我说我的控制下的愚行适用于我与其它人相处的行为,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可以“看见”其它人。但是我无法“看见”同盟的本质,因此我无法了解它。如果我无法“看见”了解它,我要如何控制我的愚行?对于我的同盟或麦斯卡力陀而言,我只是一个能“看见”,但是又被所“看见”事物震惊的人;一个知道自己永远无法了解周遭一切事物的人。

25. 我们无法夸大卡斯塔尼达所作所为的重要性。他描述了一种巫士的传统,一种理性之前的文化,无人知道其历史之久远。这种文化虽然时常被人所描述但是似乎没有一个外人,一个‘西方人’,曾经如此深入参与其内在的神秘,然后如此杰出地加以报导。

26. “他要学习把他的欲望降至空无。只要他把自己想成是个受害者,他的生命便会是地狱。而只要你也这么想,你的承诺便会继续有效。使我们不快乐的是我们的欲望。如果我们能把欲望降至空无,那么最微小的事物都会成为真正的恩赐。安心吧,你已经送给小荷昆很好的礼物了。贫穷或欲求都只是思想,憎恨、饥饿或痛苦也不过如此而已。”

27. “一个人还能拥有什么呢,除了他的生命与他的死亡之外?”他对我说。

28. 十月四日,一九六八年 今天稍早,我询问唐望是否介意再多说一点关于“看见”。他思索了一下,然后微笑说我又陷入了日常习惯之中,想要去讨论,而不是去行动。

29. “当你“看见”时,这个世界不会是你现在所想象的,而是一个千变万化的世界。一个人也许可以靠自己来捕捉住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但是这样做没有什么好处,因为肉体会承受不住压力而衰弱。但是若有小烟的帮助,就不会衰弱,小烟提供足够的速度抓住这个世界的瞬息万变,同时又维持肉体的力量完整。”

30. 一切事物都是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