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食江湖》
作者:焦桐
简介:作者认为“肥胖是美的”,从小就对食物充满热情,他在上海闸北老丰阁,“独自吃了一整桌菜肴”,令服务员都惊异。他“双手各执一端:左手缪斯,右手烹饪,诗与美食,不相上下”。本书自然是靠右手端。感情用事的诗人,自然也可以感情用事地谈饮馔,然而,本书中,诗人却以严肃而庄重的态度发表靠右端的见解――每篇文章的副标题都以“论”字开头:论素食、论螃蟹、论牛肉面、论红酒、论樱桃……直到论餐馆、论厨师、论养生饮膳。其?文也颇有论文气势,起承转合,上下纵横,古今中外,旁征博引。但诗人毕竟是诗人,诗人的“论文”也颇有诗意,比如“论素食”,是诗人的愤怒――一段关于狗肉的经历而“起兴”的;“论螃蟹”中引李渔,极为生动形象,令人垂涎欲……

01. 张心斋说:“上元须酌豪友,端午须酌丽友,七夕须酌韵友,中秋须酌淡友,重九须酌逸友。”

02. 其实我也几度想减肥,后来发现这企图和嗜吃颇有冲突。……既然减肥那么难,干脆改变自己的美学观:肥胖是美的。我终于说服自己:人类历史中,向来崇尚肥胖美,瘦的美学观是晚近才出现的,一种源于好莱坞厌食式的销售美学,这肯定是病态美。

03. 食物恒是一种呼唤,并活跃了我们的精神和生活。夏目漱石弥留时,睁开双眼,对儿子说“我想吃东西”。医师衡量下,给他喝了一匙葡萄酒。“好喝。”他细细品味,终于又静静地阖上眼。这是夏目漱石在人世间的最后两句话。

04. 我要忍耐,我一定要忍耐。上帝对人类说:“我爱你,所以要惩罚你。”他赐我陋食,肯定是要我明白,这世界充满劣厨。我不奢望每天都享受美食,但求他再赐予我克服陋食的勇气和力量 。

05. 但鱼肠量少,抢吃的时间短促,必须准确抓紧时间,大约十分钟之内鱼肠即售罄。每天都这样,七点五十分左右,食客已陆续就座,这些都是专吃鱼肠来的内行人,不劳吩咐,大家都拿着竹筷,学童般等待,几十只眼睛催促着老板的动作,馋涎欲滴,盯着他利落的将一大包鱼肠下锅,猛火快煮,他边煮边清点人数,一字排开盘碟,迅速均分煮熟的鱼肠,送达每一个食客面前。

06. 如果他陷入人生乏味的困境时,巧遇美好的食物,完全有可能鼓舞生命的激情和勇气。生命果然不乏疲惫、忧郁、沮丧和绝望,没事是绝望时的酒术,往往能带领我们超越困境。

07. 台湾的政客太缺乏猪脚文化了,每次选举都拼尽全力挑起族群、省籍情绪,他们多蠢得要命,又太耽溺焦香般的选票,将一锅可能的好肉弄苦弄腥,却不负责任地离去。

08. 米的天性既纯真又深情,跟什么水结合,加热,就变成什么饭。

09. 舌头的阶级性非常分明,等而下之的舌头用来打口水战,呼口号,高尚的舌头用来赞美神,最高级的舌头则用来接吻,品味美酒佳肴。

10. 在朱鸿兴吃的是闷肉面,应该尝一尝虾仁面鳝丝面猪肝面,毕竟奎元馆的虾爆鳝面里的鳝段是炸过的,不似苏菜勾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