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出没的世界》
作者:卡尔・萨根
简介: 与其咒骂魔鬼的黑暗,不如点亮一支科学的蜡烛。
祝愿我们的世界摆脱恶魔的纠缠,充满阳光。
“魔鬼”(Demon)一词在希腊文中的意思是“知识”(Knowledge),犹指物质世界的知识。后来在社会的发展历程中,人类在追求知识的旅途里产生了迷惘,恐惧和无知使人类走向了自我催眠、邪恶的巫术和鬼神崇拜,“知识”不幸转化成了“魔鬼”,从此以后人类的历史都不能摆脱“魔鬼”的缠绕。在神灵主义泛滥的时代,我们就遇到神灵;当古老的神话对人们失去了吸引力,我们就开始认为外星生物是有道理的。然后靠催眠术产生幻觉的趋势就出现了……
卡尔?萨根博士的著作《魔鬼出没的世界——科学,照亮黑暗的蜡烛》是他临终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当年便创下最佳畅销书第一名的记录。应该说,这是萨根诸多作品中比较全面地反映其思想的一部作品。卡尔?萨根以广博的知识,犀利的思想,入木三分的揭露,鞭辟入里的分析和发人深省的启示,阐述了科学和非科学的区别。热情地讴歌了科学家在人类生活中的伟大贡献和科学给人类带来的幸福。全书充满理性的思维和科学精神,从科学的角度对伪科学和伪科学后面所隐藏的反科学意识进行了深刻的批判。

01. 对于每个公民来说,对全球变暖、臭氧层破坏、空气污染、有毒和放射性废料、酸雨、表土流失、热带雨林的消息、人口的指数增长等问题持续无知是危险的,是愚昧的表现。就业机会和工资水平都依赖于科学技术。如果我们国家不能制造我们的人民想买的高质低价的产品,我们的工业将持续萎缩,并会降繁荣更多地让给世界其他国家。我们仔细想一下我们的社会是如何构成的:核裂变和聚变能、超级电脑、信息“高速公路”、堕胎、氡、大量销毁战略武器、吸毒、政府对公民生活的窃听、高清晰度电视、飞机航线和机场安全、胚胎器官移植、医疗费用、视频添加剂、治疗癫狂、抑郁症或者精神分裂的药品、动物的权利、超导技术、日常保健药物、有争议遗产权的反社会倾向、太空站、火星探索、寻找治愈艾滋病和癌症的方法。

02. 对任何事物(包括科学)的执着都会导致迷信。

03. 如果我们向广大公只讲解科学的发现和成果――无论这些成就具有多么大的使用价值,甚至非常鼓舞人心――而不向公众讲解严格的科学方法,普通人怎么能够分清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伪科学呢?

04. 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就无法评价保护我们自己免受别人迫害的措施。我在谈论外星人绑架地球人问题时曾谈过欧洲搜捕女巫的狂热行为。我希望读者能够谅解我重谈这个问题的政治背景,我们可以通过这个问题管窥人类的自我认识能力。如果我们仔细考察一下15世纪到17世纪搜捕女巫时,那些宗教和政权机构所提供的被认为是可接受的证据和审判的公正性,我们就可以看出,18世纪的美国宪法和《人权法案》中许多新鲜而独特的特点就清晰可见了:陪审团的判决、反自陷法网禁令、反对酷刑和非正常惩罚禁令、言论和出版自由、审讯正当程序、权力制衡以及教会与国家分立。

05. 当一种假说经试验证实为不可行的时候,假说的所有者的情感当然受到伤害,但是,证实这种反证被认为是科学事业的精髓所在。 而伪科学正好相反,其假说通常经过精心设计,使假说在能进行反证的实验面前无懈可击,甚至原则上也不能被认为是不成立的

06. 除了氢气之外,构成我们每一个人的所有原子――我们血液中的铁、骨骼中的钙、大脑中的碳――都是由在距离上数光年以外、时间上数十亿年前的巨大的红色星球制造的。

07. 仍然有一种宗教――基督教科学,否认病菌理论。

08. 如同许多科学家似乎不愿争论,甚至不愿公开讨论伪科学一样,许多主流宗教中的主要人物也不愿意接受极端保守主义者和原教旨主义者。

09. 科学远不是十全十美的获得知识的工具。科学仅仅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好的工具。就此而言,与其他并无差异,比如民主。科学本身不能支持人类行动的途径,但是,科学却能够预测人类选择行动途径的可能结果

10. 在我们历史上很长的时间内,我们惧怕世界以外的东西,害怕那些不可预见的危险,我们乐意接受任何能否保证减少恐惧和消除恐惧的东西

11. 我们的认知能力具有欺骗性。我们有时会看到事实上并不存在的东西。我们要经受视觉幻想的折磨。偶尔我们会产生幻觉。我们很容易犯错误。托马斯・吉洛维奇写的一本名叫《感知我们所不知:日常生活中人类理性的易错性》的非常具有启发性的书里描述了人在认知数字方面所犯的系统性错误。拒绝接受自己不喜欢的证据,易受别人观点的影响。我们精通于某些事情,但不可能通晓所有的事情。智慧产生于我们对自身局限性的了解。“因为人易迷惑”,威廉・莎士比亚这样教导我们,这正是我们需要严谨的充满怀疑精神的科学的精确性的原因。

12. 对从事科学普及的人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向公众讲清楚科学中大发现、误解和科学的实践者偶尔顽固地拒绝改变研究方向的真实的和曲折的发展历史。许多,可能是大多数科学教科书所描述的都是春风得意的科学家所走过的轻松的道路。用引人入胜的方式表述科学家在几个世纪中对自然所进行的耐心和共同的质问所积累起来的智慧,比详细教授杂乱无章的积累这种智慧的方法要容易得多。科学方法似乎毫无趣味、很难理解,但它比科学上的发现要重要得多

13. 骗人的说法专骗轻信者,关于这一点,人们普遍承认。但是,用怀疑的精神看待事情却要难得多。怀疑主义不容易被人们接受。一个精神生活完全依赖于大众文化的既聪明又具有好奇心的人,在他所接受的像亚特兰蒂斯这样的信息中,有成千上百的可能性是未进行过任何批评的无稽之谈,而不是认真而审慎的、公正的判断。

14. 可能科学和伪科学之间的最大差别在于:与伪科学(或“永无错误的”启示)相比,科学在人类的不完美性和易犯错误的本性的认识上要深刻得多。如果我们坚决拒绝承认我们犯错误是必然的,那么,我们就会信心十足地等待错误――甚至是严重的错误,重大的过错――永远与我们形影相随的错误。但是,如果我们具有一点自我评价的勇气,无论错误会给我们造成多么令人遗憾的思考,我们取得胜利的机会必定会极大地增加。

15. 在我们这个时代,对真实静物、活动图片和录音带进行全盘伪造,从技术上讲毫无问题。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个家庭都有电视机,批判的思维能力在日渐下降,重新编造新的社会记忆似乎是可能的,甚至用不着秘密警察的过多关注。我这里所设想的并不是指由国家指定的精神病医生在特殊治疗室中在我们每个人的头脑中置人事先设计好的记忆。我所说的是,对新闻报道、历史书籍具有强大控制权力的少数人,他们对舆论的控制深刻地影响着人们心中的各种形象,甚至对公众的整体态度产生重大的变化。

16. 在我写作此书的时候,国会解散了它的技术评估办公室――唯一的向上院和参院提供科学和技术咨询的专业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