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与健康》
作者:奥修
简介:本书是奥修大师的门徒海涅将他在各个场合的演讲提到跟人们的心灵健康有关的内容汇集而成的一本书。奥修大师以他成道的智慧和独到的见解,针针见血地谈到有关人的整个存在各个层面的健康问题,他不仅鞭辟入里地剖析各种问题的症结,他还提出有效的解决之道,不论你是为了追求自己整体性的高度健康,或者你是为了医疗工作上的需要,本书的观念都深具参考价值。

01. 虚假的食物无法给人营养,虚假的水无法令你止渴,虚假的自我无法给你真实的生活。

02. 成长之所以会痛苦是因为你一直在避开许许多多生命中的痛苦。借着避开,你无法摧毁它们,它们会继续累积。你继续吞下你的痛苦,那些痛苦都停留在你的系统里,那就是为什么成长是那么地痛苦。当你开始成长,当你决定去成长,你就必须去面对所有那些你所压抑的痛苦,你不能够只是绕过它们。

03. 将你的能量累积在你自己身上,能量的累积就自动会使它走向更高,当它达到更高,你就会觉得更和平、更具有爱心、更喜悦、更喜欢分享、更慈悲、更具有创造力,到时候你将会觉得充满光、觉得已经回到家,这样的日子已经离得不远。

04. 只有西方的头脑会制造出「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谚语。在东方,事情进行得比较缓慢,事情不必匆匆忙忙,一个人可以有整个永恒。我们曾经在这里,我们也将会再度在这里,所以,有什么好匆忙的?要带着强度和全然来享受每一件事。

05. 静心的最终就是成道。当静心接近完成的时候,你的整个存在都会充满着光、充满着喜乐、充满着狂喜。

06. 整个东方的方式就是去找到一种没有头脑(no-mind)的状态――那个宁静、那个纯粹和那个安详。那么头脑就不会再在那里问题丛生,它就只是消失,就好像露珠在早晨的阳光下蒸发掉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因此我要告诉你,觉知不仅是足够的,它简直就是绰绰有余,你不需要其它任何东西。

07. 一切都很好。是的,甚至连自杀都是好的,它需要勇气来接受它。世界上的第一个禁忌是性,但是性已经渐渐被接受了,现在自杀需要一个像弗罗伊德这样的人来摧毁这第二个禁忌。性和死亡是两个禁忌,现在需要一个人来使死亡变得可以被接受,高高兴兴地被接受,需要一个人来摧毁那个神话说它是不对的,只有懦夫才会自杀。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事实上情形刚好相反:懦夫继续执着于生命,但是有时候一个人会来到一个点,到了那个点他看出生命已经不再有意义了,他将那张票退还给神,他说: 「你去保有你的世界,我要走了,我已经不想再看这个影片了。」

08. 感冒并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种洗涤。感冒并不是一种病,因此没有药可以治感冒。它并不是一种病,它是一种清理,所以要接受它,即使当你的身体生病,也不要抗拒它。

09. 常常跟那些神经症或心理症的人在一起,你就会在不知不觉当中开始想,人类就是这样。我们会渐渐变成像跟我们在一起生活的人,因为没有人是一个孤岛,所以如果你跟悲伤的人在一起,你就会变得悲伤。如果你跟快乐的人在一起,你就会变得快乐,因为每一件事都具有传染性,神经症会传染,自杀也会传染。

10. 你就好像是一条河流在流动――那些形式在流动。在孩提时代你有一个形式,现在你已经不具有那个形式,那个形式已经消失了。你就像河流一样,一直在改变,所以在晚上的时候,当你用回溯的方式去静心冥想白天所发生的事时,只要记住你是一个观照,不要生气,有人赞美你,你也不要觉得高兴,只要看着这整个事情,就好像你漠不关心地在看着一段影片,回溯的方法非常有帮助,尤其是对那些有任何睡眠问题的人特别有帮助。

11. 你以一种错误的方式被抚养长大。很不幸地,直到目前为止,地球上还没有一个社会是不压抑痛苦的,所有的社会都要依靠压抑,他们压抑两件事:一个就是痛苦,另外一个就是快乐。他们之所以压抑快乐也是因为痛苦,他们的理由是:如果你没有太快乐,你就永远不会变得太不快乐,如果喜悦被摧毁了,你就永远不会处于很深的痛苦之中。为了要避免痛苦,所以他们避开快乐,为了要避免死亡,所以他们避开生命。

12. 我并不是叫你整天都放松。你还是可以好好地工作,但是也要找出一些时间来为你自己,而那只能在放松当中找到。你将会感到很惊讶,如果你能够在一天二十四小时里面抽出一两个小时来放松,它将能够使你更深入地了解你自己,它将能够改变你外在的行为,你将会变得更宁静、更镇定,它将能够改变你工作的品质,它将会变得更艺术、更优雅,你将会犯比以前更少的错,因为现在你的心神比较凝聚、比较归于中心。放松具有奇迹般的力量。

13. 那些被送进疯人院的人只是一些非常敏感的人、非常容易受到伤害的人、非常细腻的人,不像市场上那些人那么坚硬,他们的皮肤没有那么厚,所以他们崩溃了,那些皮肤很厚的人继续生活在各种疯狂之中,他们继续适应。

14. 事实上每一个生命都有一个七年的周期,我们每七年都会有改变,七年是一个完整的循环。所有大的改变都发生在一个循环的终了和下一个循环的开始之间。

15. 如果一个人没有吃素,而一直吃肉,身体将会有很大的负担。在东方,所有伟大的静心者――佛陀或马哈维亚――他们都很强调那个事实,并不是因为任何非暴力的观念,那是次要的,而是因为如果你真的想要深入静心,你的身体需要成为没有重量的,并且很自然地流动,你的身体需要卸下重担,而非素食的身体具有很重的负荷。

16. 进入睡眠和进入存在完全是同一件事,唯一的差别就是:透过睡眠,一个人是以一种无意识的状态进入存在,而透过静心,一个人是以一种有意识的状态进入存在,但是这有一个很大的差别。

17. 在睡觉当中,我们会达到跟静心时同样的地方,唯一的差别就是:在睡觉当中,我们是无意识的,而在静心的时候,我们是全然地有意识。

18. 禁欲是一种罪恶,它会产生性格倒错,就好像断食也是一种罪恶一样。吃太多是一种罪恶,吃得不够也是一种罪恶。如果你去听你的身体,然后跟着身体走,那么你就不需要佛陀来教你,或是马哈维亚或耶稣来教你说你要对身体怎么做。身体有一个内含的运作过程,那个内含的运作过程是你无法改变的,但是你却可以弄乱它…

19. 享受是某种必须被滋润的东西,它是一种被训练出来的规范,它是一种艺术――要如何享受,需要花时间去跟生命中伟大的事情取得联系,但是那个在追逐金钱的人从旁边绕过了每一个可以进入神性的门,最后他走到了道路的尽头,在他的前面除了死亡之外什么都没有。

20. 成为清醒和和谐的可以创造出使狂喜发生的可能性。狂喜意味着最终的喜悦,那是不可言喻的,任何语言都不足以来描述它。当一个人达到了狂喜,当一个人知道了喜悦的最高峰,慈悲就会自然出现。当你有了那个喜悦,你就会很高兴地去分享它,你无法避免分享,分享是必然的结果,它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它会开始洋溢,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它会开始自动发出。

21. 这就是我的哲学里的「三个L」:生命(Life)、爱(Love)与欢笑(Laughter)。生命只是一颗种子,爱是一朵花,欢笑是芬芳。只是被生下来是不够的,一个人必须学习生活的艺术,那就是静心的A;然后一个人必须学习爱的艺术,那是静心的B,然后一个人必须学习欢笑的艺术,那是静心的C,静心就只有这三个字母:ABC。

22. 你说:「我已经觉知到它,但是我没有办法穿过去。」因为这些墙并不是真正的墙,它们并不是由红砖或石头所做成的,它们只是由思想所做成的,它们无法阻止你,你只要知道如何穿过它们的奥秘就可以了。如果你在那个组成你的监禁之墙的思想过程里面奋斗,你将会陷入一团乱麻,一个人甚至会因此而发疯。人们就是这样在发疯:他们被很多思想所包围,而他们努力尝试要走出那些思想的纠葛,然后就越陷越深,很自然地,接下来就是崩溃,因为他们的神经系统没有办法承受那么多的压力和紧张。

23. 对于任何一件事,去开始是容易的,因为你是主人,但是要结束它就很困难,因为到那时你已经不再是主人了。

24. 我想要很清楚地告诉你:好好地照顾病人,但是永远不要向他表示你的爱。照顾病人跟爱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要成为漠不关心的,好好地照顾病人,但是要避免那些没有实质的甜言蜜语,而以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来照顾。给他医药,但是不要显示爱,因为那是危险的。当一个小孩生病,你要照顾他,但是要完全漠不关心。要让小孩了解说他不能够借着生病来勒索你。整个人类都在互相勒索。生病和老年几乎已经变成了需索无度的借口。

25. 爱对灵魂是一种很微妙的滋润,就好像食物是对身体的滋润一样。如果你对你自己充满爱,你就可以爱别人,但是要爱那些健康的人,要爱那些强壮的人。

26. 老子曾经描述一个静心的人一直都是好像他在走过冬天冰冷的河川(如履薄冰),非常小心,非常警觉。除非你非常小心、非常警觉,否则几百万年所累积下来的头脑以及它的运作很难超越。虽然那个方法很简单,有时候那个简单的似乎是最困难的,尤其当你完全不熟悉它的时候。

27. 生命中的第一件要事就是在现在这个片刻找到意义。你整个人的基本味道应该属于爱、欢欣和庆祝,那么你什么事都可以做,金钱将不会摧毁它。但是你却将每一件事都摆在一旁,而只是去追逐金钱,认为金钱可以购买每一样东西,然后有一天你发现事实上它们并没有办法购买任何东西,但是你已经将整个生命都奉献给金钱。

28. 你越深入你自己,你就越能够达到别人的心。它刚好是相等的……因为你的心和别人的心并不是非常不同的两样东西。如果你能够了解你的本质,你就能够了解每一个人的本质,那么你就了解说你也曾经是愚蠢的,你也曾经是无知的,你也曾经堕落过很多次,你也曾经犯过很多次违反你自己和违反别人的错,所以如果别人还在犯错,那是不需要谴责的。他们必须变得有觉知,然后自己去弄清楚,你不应该以某种架构来塑造他们。

29. 如果他有充分去经历他的年轻岁月,他在老年的时候一定已经免于所有的压抑和性,他已经不需要再去抛弃他的性本能,它会在生活当中消失、蒸发。一个人必须毫无压抑地去生活,不要有任何来自宗教和教士的干扰,那么它就会消失,否则当你年轻的时候你在教会里,当你年老的时候,你就将花花公子藏在圣经里面读。每一本圣经都只有一个用途,用来遮掩类似花花公子的杂志,这样你才不会被小孩发现,被发现是很尴尬的。

30. 不论你欲求什么东西,只要你所欲求的那个东西是在未来要被满足的,它跟你的现状不一样,那么它就会造成紧张。那个理想越不可能达成,那个紧张就越多。所以一般而言,一个物质主义者并不会像一个宗教人士那么紧张,因为宗教人士是在渴求那个不可能的,渴求那个离得很远的。由于那个距离是那么地大,所以只有很大的紧张能够填补那个空隙。